第七百六十九章 封地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這座安然園,是瞳安城最好的園子。是前朝一位王爺的別院,后來被京中首富申萬金偶然購得。護國公主對申萬金有救命之恩,一聽公主要來瞳安,早早就空出了園子,用作接待長公主和護國公主之地……”

    京城首富?顧夜對他是有印象的,當初為了解決國庫空虛的問題,她施展了一點小計謀,收了這位財大氣粗的首富五萬兩銀子,拉開了賑災捐款的帷幕。

    沒想到這位土豪,在瞳安有這么一座雅致的園子。這申萬金的消息還挺靈通的嘛,她也是臨時起意要來封地逛逛,順便散散心。做決定到成行不過兩日時間,這家伙就得到了消息,收拾了園子,虛園以待……

    “如果不打擾的話……”能有個舒適的環境休息,顧夜當然不會拒絕。再說,這個小園子清靜幽雅,坐落在瞳安城中,頗有些鬧中取靜的妙處。如果園子的主人愿意割愛的話,她都想把園子買下來了!

    “不打擾,不打擾!這園子草民也是偶爾來一趟,平日里都是閑置的。護國公主愿意屈尊入住,草民覺得三生有幸、蓬蓽生輝……”申萬金從十幾位官員后面擠進來,滿臉堆笑地奉承道。

    一個月不見,申萬金瘦了不少,氣色倒好了許多,顧夜知道他把自己的話聽進去了,便點頭笑道:“申老爺,降血壓的藥有沒有堅持吃啊!一定要忌口,管住嘴、邁開腿……“

    “多謝護國公主惦記……公主的金玉良言,草民都銘記在向你,不敢有絲毫違背。“申萬金笑得眼睛都看不到了,襯著他那張胖臉,活像一尊彌勒佛,”只是……公主賣……咳咳,賜給草民的藥,快要吃完了。您看……“

    顧夜的手在袖子里掏了掏,摸出一個藥瓶,朝著申萬金的方向拋過去,道:“看在你這座園子的份上,再賞你一瓶。只要你不再胡吃海喝,健康飲食勤運動。兩瓶藥之后,血壓就該降下來了。“

    申萬金手忙腳亂地接過藥瓶,逢迎地道:“公主果然不愧是一代神醫,草民吃了您的藥,這頭也暈了,腦子也不脹了,手腳也有力了,就好像獲得了新生一樣。您這手制藥的功底,比那些大藥師都厲害得多,堪稱一代藥神哪!不愧是藥圣弟子,名師出高徒啊……“

    “停!停!我不愛聽這些虛頭巴腦的,你歇會兒吧!“顧夜抬手阻止了他一通接一通的彩虹屁。

    錢知州對申萬金搶風頭的做法,有些不悅,他瞪了申胖子一眼,對顧夜道:“長公主、護國公主,請進園子休息,臣等明日再來聆聽示下。“

    顧夜對錢知州的識趣,給他一個贊賞的眼神,微微點頭,看著錢知州帶著瞳安州的大小官員們離開了。顧夜帶的丫鬟婆子,打開行李,給主子們布置房間。

    申萬金考慮得很周到,一應物品很齊全,都是全新的,不過床上用品和一些隨身物品,還是要換上自己帶過來的。顏嬸把自己的行李往房間里一放,就開始進入小廚房,張羅晚上的餐點。

    小廚房的廚娘們,被擠到了一旁,根本插不上手。被申萬金高薪請來的廚娘,本來對顏嬸還不服氣。可當一桌豐盛濃香的飯菜做好后,她心中所有的不服氣都飄散了,剩下的只是“佩服“二字!

    錢知州見了,心中暗暗稱奇:聽說護國公主是東靈小國之人,身世有些坎坷,自由流落鄉野。按理來說,這樣的閨秀是不被看中家世人品的貴婦所接受的。沒想到護國公主,竟然能哄得容和長公主另眼相待,這心機這手段,可見一斑啊……

    錢知州領著兩位公主,來到城中一座設計精巧,景致獨特的院子中。錢知州怕兩位公主誤會,忙不迭地解釋著:

    容和長公主對顧夜道:“寧王府在鳳棲山有座別院,這幾日我們就住那兒吧?”

    顧夜點點頭,道:“我聽長公主的。聽說鳳棲山下有溫泉,咱們的別院中,有溫泉嗎?”

    容和長公主笑道:“當然有!塵兒置辦這個別院的時候,特地挑了有溫泉的!說起來,這別院還是塵兒去蒼莽山執行任務,回來后置辦的呢。買回來后,親自監督著大肆修葺了一番。其中一個帶溫泉很別致的小院,名曰‘思夜苑’……”

    錢知州不敢打擾兩位公主的對話,在一旁靜立著。見護國公主陷入沉思,他見縫插針地道:“鳳棲山距離瞳安還要兩個時辰的路程,長公主和公主遠道而來,天色漸晚,不如在瞳安城暫作休息,明日再前往王府別院……不知長公主、護國公主意下如何?”

    容和長公主對顧夜道:“趕了一天的路,你一定累了吧?不如就在這瞳安城休息一晚,怎么樣?”

网易彩票    “我都挺長公主的!”顧夜乖巧地道。長公主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伸手輕輕撫了撫她柔順的頭發。

    盛德帝之所以如此隆重的封賞,不過是想籠絡這位絕世小神醫,外加最年輕的大藥師的心。無論身份多么貴重,都有生老病死的一天,與一位醫藥雙絕的神醫交好,絕對受益無窮。

    那位上奏要求收回護國公主封號的大臣,見皇上以利誘之,又增加了不少砝碼,小神醫才“勉為其難”地收下封賞。他還能說什么?跟皇上對著干?最后得罪了皇上不說,還給小神醫留下一個壞印象……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他腦子壞了才會“死諫”!

    盛德帝見顧夜不再推辭,文武百官也沒人再反對,心情大好,笑道:“小神醫不是說,靜養時要保持好心情嗎?朕決定,帶著四皇子去鳳棲山行宮住些日子,散散心。護國公主,不如你也一同去你的封地視察一番,見見你封地上的官員?”

    顧夜想到了自己跟塵哥哥的第一次相遇——為了一根小小的靈芝,她從高高的山崖上墜落,一位美得令人窒息的花美男,從天而降,拉住了她……原來那時候,塵哥哥就已經認出她了呢!

    不對啊!她這一世的樣貌,跟前世沒有一丟丟的相似,塵哥哥是如何把她認出來的?眼神?舉止?還是語速語調?看來,塵哥哥前世對她用情至深,把她每一個細節都深深地印在腦中呢……

    知州悄悄地往兩位公主身后看了一眼,沒發現寧王的蹤跡,大大地松了口氣。細細一想,又覺得有些笑自己膽小。寧王監國日理萬機,怎么可能會出現在瞳安州呢?

    給容和長公主和護國公主見過禮后,錢知州上前一步,道:“護國公主府還待選址,不知長公主和護國公主可有下榻之處?”

    盛德帝一條條羅列著接受封地的好處,顧夜聽了心里像有二十五只貓兒——百爪撓心。她偷偷轉過頭,朝著凌絕塵的方向看去,挑挑眉——塵哥哥,這買賣看上去挺劃算,沒什么貓膩吧?

    察覺到小姑娘詢問的目光,凌絕塵嘴角微微勾了勾,緩緩地點點頭。小姑娘救了皇家最尊貴的一對父子,又挽救了炎國的一場大災難,無論多么盛大的賞賜,她都當得起。

    哎呦喂,無論哪一重身份拿出來,都值得他們小心地奉承著。要是惹得這位小祖宗的不快,那就是跟寧王不對付。惹了寧王這煞神,還能落得好去?再說了,護國公主有任免封地官員的權利,一個不好,是要丟官的!

    瞳安州是距離京城最近的州府,官員還算清明。不是他們不貪,而是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 借他們幾個膽子,也不敢貪啊!除非不要頭頂的烏紗帽了!

网易彩票    現在瞳安州是護國公主的封地了,他們更不敢貪了。寧王雙目如炬,明察秋毫,一想到他那張比閻王還要有威懾力的臉孔,瞳安知州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以前貪,掉官職;現在貪,掉得可就是腦袋了……

    顧夜忙了一個多月,也想出去走走,放松放松。可惜,塵哥哥忙于政事,不能陪在她身邊。她去了趟慈和庵,一通花言巧語,成功游說了容和公主,兩人同乘一輛馬車,可以避開皇上的鑾駕,輕車上陣去了自己的封地。

    瞳安州的官員們,得到消息,早早就在城門外等候。兩位公主大駕光臨,一位是監國的寧王之生母,一位是皇上親封的護國公主,挽救京城的絕世小神醫,瞳安州今后的主人……她還有一個重要的身份,那就是寧王的心上人

    對于有望成為數百年來,第一位制藥宗師的大藥師,盛德帝自然不惜一切代價,把人籠絡過來……一個州府,外加“護國公主”的稱號,并不虧!

    盛德帝見小姑娘不再堅決推辭,知道她已經動心了,又加了一把火:“瞳安州跟京畿交界的鳳棲山,也劃入你封地的范圍。鳳棲山上種的牛奶棗,甜脆可口,被列為大內貢品。

网易彩票    鳳棲山風景優美,山腳還有溫泉,京中不少權貴都在那置辦了莊子。瞳安州距離京城,不過一日的路程,往返方便……”

閱讀農園醫錦最新章節 請關注完美小說網(niuqilai8.com)



隨機推薦:青梅七分甜海賊之神級抽獎綜漫:修羅場之王的養成辦法女人與狗斗羅大陸成神之后超時空交易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上海快3-Home 安徽快3-推荐 北京快3-欢迎您 广东快3-Home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湖南快3-网易彩票 河南快3-Welcome 广西快3-欢迎您 河北快3-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