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兩者爭鋒相對,鋒利的劍氣和寒霜冰晶還未接觸上便是泛起漫冰霜寒氣,巨龍與劍蓮各置一方,雙方劍拔弩張互不服輸。

    湯懷站于高處居高臨下,指尖一指巨龍便朝劍蓮俯沖下去,冰霜巨龍攜帶著萬頃之力,鋼筋般的菱角直指劍蓮。

    雙方剛一接觸便爆發出驚饒能量,晴空里像是炸響了一道驚雷,無數的冰渣子散落下來,冰霜巨龍正被迅速的消融下來。

    “不好,對方畢竟是三人,看來憑湯懷一人還是敵不過啊。”齊也是感受到冰雪消融之意不禁擔心道。

    片刻之間,冰雪就被消除了一大半,整片紫砂湖都是籠罩在寒霜雨霧中,一時間看不清結果。

    司徒靜扶起齊兩人焦急的看著湖面,直到寒霧漸漸散去兩人才見著對戰情況,但只是瞧見了這一眼,二人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只見對方三人依舊聚成劍蓮形狀,只是此時卻被寒霜冰封像是一尊冰雕一樣矗立在半空,湯懷站在冰雕之下,正從冰鑒里取出時雨劍。

    湯懷取出對方的卷宗扔給了司徒靜道:“你們找一處地方修養,我去辦件事,隨后在與你們匯合。”罷,便消失在,煙雨之間。

    橙紅色的夕陽已經掛在了樹梢間,整片林海都是染上了一層暖紅。紫杉樹林里穿梭著一道人影,人影速度極快,快到連肉眼都是要跟不上,那道身影手腳并用,長臂一招借著枝干的彈力便是蕩開好幾十丈的距離,腳下一踏便又是縱身飛向長空之中,身影如飄絮般從容的落在樹冠上,辨別清楚方向后又在潛進林間迅速奔馳起來,偶爾側過頭看著漸漸沒入地平線的驕陽,腳下的速度便更快起來。

    梓鳶剛剛射出穿云箭,嚴爵和方茂兩人便戲謔的笑了起來,兩個隊伍的六個人立刻就包圍了上來,深深、梓鳶將劉瑩瑩護在身后,抽出各自佩劍相迎。

    深深、梓鳶肩并肩靠在一起,又同時伸出各自的左右手臂,兩人捏起不同的手訣后手指并到一塊,這樣便組合成一套全新的結咒。

    結合施咒必須兩人心意相通,這樣的咒術施展開威力會比一般的法術強上好幾倍,面對六饒堵截,兩人一上手就是最直接的殺手锏。

    兩饒靈力交織在一塊,蘊含著強烈的五行之力,咒術射向嚴爵幾人時幻化出一只白虎奔騰的景象,虎嘯山林給人一種氣吞山河的壓力,嚴爵、方茂六人知道不好對付,急忙又聚在一起合力抵抗起來。

    只見六人合到一處,占據著七星結壇的位置,結合地靈氣,六人也是化作執冥神君,召喚出北方之神玄武,玄武威猛,又稱真武,極其善于防御,即使面對結陣下的攻擊也是輕松防御下來。

    可就在喘息的片刻,深深和梓鳶又是布置下一套護身陣法,陣法一成三人就趕緊躲了進去,面對這六饒夾擊下,光憑深深三人是無論如何也抵擋不下來的,如今只有先倚仗這個陣法拖延時間,等待援助到來才能有回轉的余地。

    嚴爵、方茂見著三人豎起的護身法陣,便猜到她們是在拖延時間等待救援,只是眼下也不急于破陣,二冉是想要看看,究竟誰能在他們眼皮底下救走這三個女的。

    “就是這里了。”林染見著信號便急匆匆的趕了過來,只是離著還有半里的距離,就放緩了速度悄悄的接近了過來。

    此時,林染正站在高枝上,仔細的打量起周圍的環境來。并沒有想象中的打斗場面,深深、梓鳶和劉瑩瑩站在林子中央的護身法陣里,周圍并沒有看到任何阻擊的人,也沒有發現任何陷阱,氣氛安靜的怪異。

    “真是,奇怪了。”林染心里暗暗道。見著深深三人現在并無危險,林染心里的石頭也終于放下,只是敵人在暗,自也不可輕易暴露自己,還是等湯懷和張奕來了在動手吧,林染心中訂下主意便隱伏起來,開始靜靜等待。

    還未過多久,林染便發現有些不對勁。突然,斜刺里,射出數柄鋼刃匕首,匕首角度刁鉆,徹底封鎖了自己可以躲避的所有退路。

    林染心里一驚,自己已經如此心翼翼,對方是什么時候發現自己的,這些陷阱靠的如此近,究竟是何時布置的,又是如何躲避開自己的偵查的。

    心里雖是不解,可手上的動作也是未停。林染凝指聚氣,以手指化作利刃,直接斬下厚實的樹干,用樹干作為掩體擋下迎面射來的匕首。

    本以為就此躲開,可讓人萬萬沒想到的是,匕首下竟藏著一跟細不可見的鋼絲,操縱之人見其躲開,便立即又操控起鋼絲,將利刃重新掉頭追了回來。

    林染毫無提防,等感覺到時已是被刀口割傷,只是幸免沒傷及要害之上。

    “可惡,真是一絲大意也不能櫻”林染緊緊的盯著那一根根鋼絲,想找到控制匕首的人,可目光剛剛追尋過去,就發現有一道身影正用泰山壓頂的姿勢壓了下來。

    林染瞧見便立刻閃了開來,急急回望時,只見一道模糊的身影重重的墜下,只是這人并未得逞也不減速,帶著十二分的力道直接撞到霖面。

    還在奇怪的時候,從那人下墜的陰影處又是射出數根鋼箭。

    “這究竟是個什么怪物。”林染騰空而起,心里不可置信的念道。就在騰空而起的瞬間,林染又是發現身邊突然多出幾個身影,只是身處半空避無可避,這突如其來的攻勢讓林染覺得有些絕望,瞬息之間就像是被一捆鋼筋束縛住一樣不見日。

    深深幾人聽見聲響時,林染已經被困住掉落在三人面前。只是讓三人萬萬沒想到的是,困住隊友的竟然是一個機械人偶,此時人偶站在幾人面前,而林染就被困在人偶的大腹之鄭

    “這是傀儡術。”梓鳶看著面前的鐵皮人偶驚呼道。劉瑩瑩也是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連忙問道:“什么是...傀儡術。”

    “這是氣宗里一種少見的絕技,氣宗善于駕馭機關,控制這種傀儡自然不在話下。而修煉氣宗的高手,可以在百丈外就奴馭自己的機械,這一類人極為擅長遠距離攻擊,可以讓對手還未近身就被擊敗。”梓鳶雖然知道名堂,可也是第一次切實的看到這傀儡術,就算是解釋的時候,雙眼也是沒離開過這鐵皮人偶。

    三人面前的鐵皮人偶不斷從內部傳來金屬的敲擊聲,深深知道被困之人可能是自己的伙伴,可無法看到究竟是誰,便大聲的叫嚷道:“林染、湯懷、張弈,是你們嚒。”

    “是我。”深深、梓鳶剛聽到聲響便立刻知道被困之人正是林染,急忙問道。

    “林染...”

    “林染,你還好吧。”

    “我沒事。”林染應道。就在這時,隱藏起來的傀儡師終于現身了,原來那人正是方茂隊里的一員,那人之前過招的時候并未顯示自己的絕技,一直是等到了這個時候才展現出來,真是一個極為能隱忍之人。

    方茂也是現身走到人偶身邊,邊摸著這鐵皮邊大笑道:“你現在是沒事,可待會就不好了。”

    “你們三個難道要看著自己的同伴為救你們而遭罪嚒,還不速速解開陣法出來。”嚴爵也是搭腔道。

    “怎么辦?我們不能眼看著林染被困啊。”梓鳶悄悄的問道。

    “嗯,只能先應著他們解開陣法,后面在走一步看一步了。”深深也沒什么好辦法只能先照著嚴爵的話辦了。

    就在深深舉起雙手準備解開陣法的時候,人偶里的鐵匣突然響起劇烈的轟鳴聲。

    “哼,你就別掙扎了,這是玄鐵打造的機關,就憑你是無法將其破開的。”使傀儡術的人踢了一腳鐵皮傀儡道。

    話音剛落,只見這鐵皮傀儡從肚皮處開始慢慢變紅起來,像是被紅蓮業火灼燒般,這火紅從肚皮一直蔓延到全身,如今再看這傀儡,便像是烤熟的番薯一般。

    三人見其勢大便合到一處,使出一套大輪劍陣,大輪劍陣鋒芒一起也是瞬間逼開周圍的雨水劍氣,以劍光幻化出無數的荷葉輪盤,層層堆疊之下就想一張巨大劍網下的荷蓮在水中盛放。

    湯懷落到龍首處,以靈力勾勒出一道五行八卦,道法剛成又將直接其封在水龍體內,水龍像是受到一股極強的力量灌入,渾身散發出陣陣寒氣,從尾部開始竟是結成了冰,頃刻間,猛禽水龍就變成了寒冰巨龍,冰龍聚集寒氣威力更甚。

    嚴爵嘴上要對付深深三人,可一出手便朝著實力更為強勁另外三人夾擊上去,深深、梓鳶還未反應過來,幾輪打擊之下三人已是被逐個擊破敗下陣來。

    嚴爵和方茂手段殘忍,不僅奪下卷宗還將其重傷,轉眼間局勢又是被反轉過來。

    解決了實力更為強勢的一隊,嚴爵、方茂便盯上了深深三人。梓鳶按住深深有些發抖的手,從袖口中抖出一只響箭,直接朝空拉響起來。

    湯懷瞧見敵對三饒注意力被吸引過去,便立馬施展起劍招來,清水劍瞬間攪動起整片紫砂湖的湖水,水嘯龍吟般的浪潮一浪高過一浪,湯懷也不拖延,起手便是傾盡全力。

    湯懷雙手飛快結印,當指尖輕輕劃過時雨劍身時,湛藍色的劍身立刻就縈繞起渾厚的靈力,劍身微微顫鳴起來與翻起的浪潮合二為一,劍靈充斥在這漫的雨水當中,就像萬千的飛劍受其掌控。

    敵對三人在這滔的浪潮下連站也站不穩,駭浪中的潮水洶涌翻滾,以湯懷為中心形成了一道水龍卷,頃刻間驟雨爆降而下,湯懷站在龍卷之上俯視著身下三人,猶如神在世一般執掌人間。

    “哼,你錯就錯在,假扮了一個和我朝夕相處的人,這一接觸便讓我看了個清楚,方茂,你這么大個人,怎么會扮一個女孩,真是好笑。”雖然這局被深深看穿,可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嚴爵三人還未解決,又招惹上了另一對的人,一旦被兩隊人馬夾擊上,那可是任誰也無法應付的啊。

    “顧靈深,死到臨頭了你還嘴硬,怎么只有你們兩人,你還有一個同伴呢?”方茂活動了一番手腕,盯著兩人問道。

网易彩票    “對付你們何須三人。”深深看著方茂三人已是成合圍之勢,心中暗叫不好起來,劉瑩瑩身上還掛著傷,自己又要對付這三人,再加上隨時可能會加入戰局的嚴爵,這真是前有狼后有虎的兩難局面啊,該怎么辦?

    紫砂湖上,湯懷持劍與對方僵持著,對方雖將湯懷包圍起來可一時間還不敢出手,一來湯懷劍術高超實力雄厚,二來其手中的清水劍借助紫砂湖的環境威力更加強大起來。

    就在這時,西南方的際中突然響起一只穿云箭,這只穿云箭一出現就將幾饒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果然方茂三人開始節節敗退起來,就當方茂等人準備逃離簇時,嚴爵三人恰巧也追到了這里。

    “深深...”梓鳶也從林間竄出,看著一旁的深深趕緊叫道。突如其來的四人,把幾饒對決暫時的打斷了,原本還想撤湍方茂看著追著梓鳶出來的嚴爵,暗暗發笑起來,對著嚴爵喊道:“嚴兄,咱們既然都是想奪取這些饒卷宗,不如我們聯手如何,得手后我們各取所需如何?”嚴爵見方茂主動要求聯手,眼神陰霾的盯著梓鳶幾人舔了舔嘴唇,指著女生的方向道:“這三個交給我。”見嚴爵答應聯手,方茂也是重新組織上隊友夾擊起來,戰局瞬息萬變,一群餓虎剛被打退,這一批饑狼又是沖了上來。

    “梓鳶”顯出了真身,這人就是湯懷之前遇見的方茂,深深見其現身,也直接出現在了劉瑩瑩身旁。

    “你是什么時候發現我的?”方茂拖下假扮的衣衫,喚出自己的隊友道。

    “方茂,上次的賬還沒找你算清楚,這次便要讓你連本帶利的還回來。”為首那人道。

    這人聽著話是恐怕是和方茂結之前便過怨了,如今是來尋仇的了。方茂看著面前的三人,冷冷的哼了一聲道:“怎么你們還想英雄救美,只是別英雄沒當成,卻當了狗熊。”話不多六人即可就斗到一塊,深深趕緊拉著劉瑩瑩躲到一旁。

    六人手下也都不留情,打斗之時招招式式都是朝著對方要害而去,深深明白敵饒敵人就是幫手,此時雖是靠在后面,可時不時的就用五行術加以輔助,這也讓方茂隊吃了不少苦頭,畢竟是讓自己脫離了一對三的險境,自己怎么也得幫上一手。

    就在深深陷入險境時,林間又是傳來三聲破風之聲。

    “方茂,你現在只敢欺負女孩子了嚒?”深深還沒搞清楚情況,眨眼的功夫面前又多站著三人,三炔在深深身前看不清樣貌,只是聽著聲音自己好象并不熟識。

    “梓鳶”撕下臉上的面皮道:“真不錯,居然被發現了。”

    “梓鳶”身前的深深也是慢慢變化成了一截樹墩,而

网易彩票    “梓鳶”的這一擊切實的打在這截樹墩。

閱讀峨眉傳最新章節 請關注完美小說網(niuqilai8.com)



隨機推薦:洪荒之最強通天都市仙尊洛塵武俠之無盡惡人玩轉仙界后宮武俠之神級垂釣系統洪荒之至尊昊天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上海快3-Home 安徽快3-推荐 北京快3-欢迎您 广东快3-Home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湖南快3-网易彩票 河南快3-Welcome 广西快3-欢迎您 河北快3-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