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五)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這是什么意思?不怪他了?廉易松了一口氣,又輕輕說道:“君上你說梓翎那樣愛管閑事會不會出事?”木鼎樺微微蹙眉,廉易明白他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了,又有點惴惴不安。

    木鼎樺當然會不高興,因為廉易的一句話,對他的計劃起了很大的影響,而且辛梓翎的日子也定然不好過,

    見木鼎樺不說話,廉易全當他是在擔心辛梓翎,心下焦慮,而且辛梓翎這一次出走好像跟他上一次說的話也有莫大的關系,只好心虛地退了回去。

    這時眾人已來到了樹林的邊緣,從外面望進去一片漆黑,真正的遮天蔽日。不知是心理原因還是真有其事,那林子里時不時還刮出點陰風刮得人心里也涼幽幽的。這虛無境里基本就沒有風,所以這一絲半點的空氣波動倒讓人一口氣提起又放下,放下又提起,實在是心慌得很。

    “定心。”說完這句話木鼎樺已率先走了進去。

    后面的人跟隨著他魚貫而入,腳下踩著柔軟的枯葉,林子里除了寂靜還是寂靜,時不時有被踩斷的樹枝發出突兀的“咔嚓”聲震得人的精神更回緊張。

    “你干嘛?”有個小兵問旁邊的人。

    “沒干嘛啊……哎,哎,你干嘛呀!”另一人說道。

    木鼎樺正待凝神分辨情況就聽到驚叫聲不絕于耳,難道是已進入幻境?正待細看之時,一縷又粘又涼的物什貼到了他的后勁窩,他本能地去扯才發現不知何時他的手臂上似乎也粘上了什么東西。廉易的尖叫聲陡然在耳邊響起,他不知何時又跑到了木鼎樺這邊,這一聲尖叫如魔音貫耳,待木鼎樺回神過來已不知被什么東西掛到了樹上。

    舉目四望,隱約可是以看到東一個西一個的人影橫空被許多白色的東西粘到了樹冠位置,木鼎樺在心中暗嘆了一口氣,蜘蛛女,蛛絲,他試著有靈力掙了掙,沒掙斷,看來還不是一般的蛛絲。

    每個人的嘴巴都被白絲纏著,根本發不出聲音來。木鼎樺正在想辦法,就聽道旁邊傳來廉易驚喜的聲音:“君上,君上,你猜我看到誰了!”

    木鼎樺汗顏,為什么在這種情況下要讓他去猜,而且,廉易的嘴巴怎么沒有被堵住?正想著,又聽到廉易抱歉的聲音響起:“哦,哦,我忘記了,大家快伸舌頭舔,舔著舔著嘴上這東西就沒有了。那個君上!我旁邊的是梓翎啊!梓翎快舔。”

    一時靜極,并沒有人去舔嘴上的蛛絲,要是有毒怎么辦!廉易也真是個怪胎啊,這也下得去口?

    想這個問題的人很多,等過了好一會見廉易并沒有毒發的跡象這才有人舔開了嘴上的蛛絲,說話的人多了起來。木鼎樺堅持用靈力去抗爭,總算也將嘴上的蛛絲掙開了個口子。

    他正急切想問就聽到辛梓翎的聲音:“阿木?你沒事吧?”

    正要答又聽她說道:“別擔心啊,我手里有個東西,好像……反正我待在這里好久了也沒有什么東西過來。”

    木鼎樺疑道:“什么東西?”

    她說:“魑魁那把彎刀。”

    這句話一完,讓對這把刀有所耳聞的人眉尖都挑了挑。廉易不知好歹地問道:“誰?什么?”

    木鼎樺有點詫異:“那把刀……沒有傷著你?”

    對魔王魑魁有所了解的都知道除了他本人沒有人能夠碰得到他那把彎刀,那把刀極其兇險,兇惡,魑魁以外的人一旦沾染就會直接被刀氣所傷,靈力低微者會直接殞命。先前因為傳音不暢,辛籽翎并沒有將魑魁的事說出來,而在辛籽翎這一句中,在場的所有人才曉得魔王魑魁竟然還活著,現下里一說,在場的皆是一驚。

    辛籽翎確實沒有被刀傷著,沒有被傷著的原因是因為這刀的戾氣全消,而全消的原因是因為辛籽翎痛定失痛在魑魁最后進房間的那一刻極盡所能的將自己在異界凡世所購買的小話本上的具體敘事慘不忍睹地演繹了出來。

    當時她聽到魑魁的腳步聲便一躍而起跳到床上竭盡所能擺了一個像是腿痛得抽筋的姿勢,臉上是一個用漿子糊起來的笑也不知怎么的居然讓她好好地掛在了臉上。魑魁站在門口端詳了很久,總算是明白過來她在做什么。

    他挑起一邊嘴角笑了笑,走到她面前,用修長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顎:“你知道嗎,其實我也有這個心,可是現在要去外面辦一點小事情,你也真是會挑時候!”

    說完漫不經心地將她撂開,伸手去取墻上掛的一副長弓。辛籽翎一直以為那是用來做墻飾的,現在才知道那原來是有實用的,早知道……早知道其實她也不太敢干嘛。只是不太敢而以,至于干嘛,她現在正要干。

    魑魁沒時間,這是什么意思,她大概理解為靈族快來趕來了。其實推開愛情這一塊,辛籽翎還是有點腦子的,當然,如果靈族攻進來了她的時間就更加寶貴了。

    來不及細想,她奮力一撲,居然將赤騫熙那般的身軀都給撲倒在地,心里雖不是十分有底,但仗著那三分膽子猜測著魑魁的性子必然覺得有趣。果然,他翻身起來,看著像八爪魚一樣扒在自己身上的辛籽翎輕浮地笑了起來,下一刻已用手卡住她的雙頰就著她的唇壓了上去。

    她知道他可能立刻又會甩開她走掉,機會就在那么一瞬間。雖然嘴上的動作沒有停,但已用心將靈力聚起,手心一團紫色火焰直接拍入了魑魁的身體。

    本以為至少要挨上一拳,接果魑魁身子一疆直接就倒了。她完全沒有想到是這么容易,正準備跑路時發現魑魁的那把刀居然不再是一副黑煙滾滾的模樣,想到夜魅的話便連帶著墻上的長弓一起順手抄了跑了出來。至于那把弓,便成了她哄騙門口小妖的工具。

    原本吃了夜魅給她的藥丸子那些混在霧氣中的妖濁魔障已不能壓制住她,按照夜魅的意思找到一隱蔽處飛天而去絕不會有人發現,可她卻沒有按照夜魅給她的路線來走。其實也不是她不想,只是先天認路短缺,雖說現在已好了不少但虛無境內大霧漫天,她竟憑著直覺誤打誤撞進了這片林子。

    當然,有此話不能說,夜魅和辛旭涵也不能暴露,她只挑了重點大至講了講,嘆了口氣:“魑魁現在所用的那具身體是赤騫熙的,我想他留在虛無境里還要安全一些,到時候再將他救出來。”又嘆了一口氣:“阿木你一定想不到會是這樣一個原因,我們都誤會赤騫熙了。”說了這話她心里莫名的一陣絞痛。

    廉易聽得嘴巴都張大了:“什么誤會?”說完又看了看木鼎樺的方向嘆了口氣,心中默默道“天意啊天意”。

    木鼎樺雙手在蛛絲中微微曲了曲,白霧飄飄中眼神中漫上了一層幽深的黑,語氣理所當然地道:“一定要將他救出來。”

    得了他這句話,辛籽翎安心了很多,廉易又問道:“什么誤會?”

    辛籽翎說:“他一直暈迷到被占了軀體,成親的事應是他家人一廂情愿非他的意思。”說完心中又是一緊,當初她就去找他問上一問,也許現在的許多事都不會發生了。

    彼此對望了一眼,木鼎樺將所看到的傳給赤天翰和擎幕天,示意繼續前行。廉易擠上前來,看了一眼木鼎樺沒有表情的臉,期期艾艾地說道:“那個,君上,我只是想快一點進去救梓翎。”說完又抬眼掃了掃木鼎樺,他好怕做錯什么到時木鼎樺就不將阮玉嫁給他了。

    木鼎樺點點頭,沒有看他:“我也是。”

    赤天翰不語,擎幕天道:“最好帶點人,里面的情況不明,若是讓那妖物只攻你一人,恐……”木鼎樺略有沉默,他眼下有傷,確實不好一人前往。

    擎幕天轉身向著大部隊道:“要二百人同木尊一起前去打探情況。”

    一個不合諧之音在此時響起 ,帶了一隊人跳出來的廉易大大咧咧地沖上前:“我去!我去!”生怕別人看不到他又跳了跳:“我去!”

    交待過來還這樣,好吧,這就沒有辦法了,總不能讓他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放水,而且這水放了廉易還不一定就聽話。

    廉易跟著軍中幾位高頭大馬的兵將走了出來,合著其他族群的人列隊整齊地站到了木鼎樺面前。木鼎樺眼神幽幽地盯了廉易一眼,也不知他能不能看懂,點整好人數帶著一隊人繼續前進了。

    前方被天火一燒又是一片亮光光的,大家都很警惕,剛才死了那么多人可不能是白死了。走了一小會,如他們所想,前方出現了個危險的東西,是一片白霧繚繞的小樹林。

    木鼎樺擺擺手道:“無事,多余的已被我去除了,壓一段時間沒有問題。”

    文陸嘆了一口氣,木鼎樺微微側頭:“怎么了?”

    見文陸搖頭不語便又轉了回去:“我沒事。”

    木鼎樺扶額,廉易算是辛籽翎的人,他并不想他去犯險。可是他如此跳出來他也不好護短,微微轉過頭去瞄了一眼浩天。

    浩天一頭汗,忙道:“我按照君上的吩咐跟廉兄交待過了,可他還是要跟來。”

    本來商量的是一隊強者打頭陣,保留最大的實力以確保勝算,可哪知道還未走到最后一關先遣部隊就幾乎損失殆盡。接下來的一關是打入虛無境內的最后一關。其實大家都清楚此時的虛無境內估計已做好了準備,這最后一關不能讓大部隊一起上,必須有人去打通。

    木鼎樺淡淡地說道:“我去。”

    擎幕天命人將倒下的人挪到一起,轉眼間,靈族又損失了四十余人,剛剛的叫罵聲瞬間低了下去。木鼎樺獨自坐到一邊運轉靈力,努力將劇毒聚到一起,舉劍將后背一劃,鮮血四濺。

    因另一處正堆著四十多靈族的尸體,故他坐在暗處的這一舉動并未被人注意到,只有他的得力的將軍文陸站在一旁將一瓶藥粉撒在他的背上:“君上?”

    見木鼎樺這樣說文陸也不敢再多言,只能仔仔細細地將他背上的傷口好好處理了一下。若是以往,憑木鼎樺的能力,雖毒不可除盡,但那樣一個傷口早已好得十有八九了。

    不合時宜的靜謐在在人群中漫開,空間里靜得可怕,木鼎樺突然睜開緊閉的雙目看向漆黑的深處。

    后方傳來人聲,跑到最前頭的是西方木家,這群人一融入進來瞬間就沖淡了之前布滿了愁云慘霧的安靜。赤天翰走上前看了看,嘆道:“虛無境如今是養虺成蛇了,再等他坐大你我都要被吞掉。”轉而向著擎幕天:“下一關要怎么走?”

    文陸想了想,說:“君上,你分了幾分靈力出去?能收回來嗎?若非如此你怎會受傷!”

    木鼎樺皺了皺眉:“子羨何時變成個大嘴巴了……我受傷是因為自己定力不足無關他人。”

    幾個人無聲無息地歪斜著倒了下去,坐在一旁的人終于發現不對勁,看了一下嚷開了:“死了!死了!”

    擎幕天回過神來,兩步跨上前看了看睡在地上的人,掐著脈搏摸了摸,臉色一沉,道:“這也太快了。”

网易彩票    話音剛落,另一邊又有人開始喊:“這邊有人倒了,啊!又有人倒了!”

閱讀鳳來時最新章節 請關注完美小說網(niuqilai8.com)



隨機推薦:豪婿韓三千蘇迎夏超級土豪林云從今天開始當城主我能復制天賦紅樓夢之綺夢仙緣亂世九州之召喚猛將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上海快3-Home 安徽快3-推荐 北京快3-欢迎您 广东快3-Home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湖南快3-网易彩票 河南快3-Welcome 广西快3-欢迎您 河北快3-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