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宋都故事二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那修士冷哼一聲道:“要不是看你父親的面子,我現在就殺了你。”

    著,他又看了皇帝一眼:“你最好讓他閉嘴,今夜你沒有見過我。若有消息走漏,我將你父子一并打殺了。”

    皇帝趕緊向著那修士深深鞠躬,“在下明白,恭送真人。”

    “哼!”那修士再次冷哼一聲,御劍飛起。

    御林軍大索全城,可是卻無法找到肖子成夫婦的下落。

    直到光大亮,那統領到皇宮中向皇帝復命,本做好被皇帝處罰的準備,卻只是聽到了一句“辛苦了”。

    那統領如蒙大赦,趕緊千恩萬謝地退下,繼續去尋找肖子成了。

    東宮的宿衛被御林軍接管,青年軍將領紛紛被捕,而青年軍士兵都被勒令待在軍營之中,有原本的京營軍官前往,奉命整編青年軍。

    眾大臣雖然一夜驚魂不定,可是卻不敢誤了早朝。而且他們也存了打探消息的心思,畢竟昨夜他們的府邸都被御林軍造訪。

    這日的早朝,皇帝上朝了,更是隨身佩劍,手握劍柄,顧盼自雄,威嚴無比。

    百官拜見完畢,皇帝道:“宣旨。”

    眾人只得再次跪聽,卻是越聽越是冷汗直流,心中驚恐。

    肖子成以忠臣之名,行謀逆之實。廣結黨羽,殘害忠良。今畫影圖形,全國緝拿,生死勿論。舉國上下,追查其余黨,悔悟認罪,免予一死。凡頑抗者,格殺勿論。

    也是在這一日,作為大宋的上宗,離藏宗收到了一份傳訊符稟報:“宋都出現大臣謀逆,疑有修士參與,供奉堂開始追查,事涉修士家眷。”

    惜字如金,卻也把事情了八九不離十。

    這份稟報,只是報到了執法堂,這不過是凡人之間的事情,公孫止都不需得知。而事實上,此時的公孫止也顧不上凡饒事情,他在被大道宗的使者折磨著。

    供奉堂大廳之中,尹飛面沉似水,他面前是明淳與趙士吉。尹飛的面頰肌肉因為憤怒而抖動著。

    明淳面對曾經的師弟,面色有些不自然,抱拳道:“尹師弟……”

    “哼!”尹飛冷哼一聲,明淳面色一滯。

    趙士吉連忙上前,抱拳行禮道:“尹師叔,下情容秉。”

    明淳看向趙士吉,有些錯愕,尹飛即使筑基后,也一直和顏悅色,私下與兩人兄弟相稱,這怎么還自降輩分呢?

    尹飛這才點點頭,“!讓你們去救人,為何空手而歸?”

    趙士吉顯然腦子要靈光得多,再次行禮道:“回稟大供奉,我與明師兄到肖府時,御林軍剛剛將那里團團圍住。若無他人事先得到消息,肖師叔祖的父母斷不會被別人劫走。”

    尹飛眉頭一皺,看向趙士吉道:“你是,有人走漏了風聲?”

    趙士吉卻搖搖頭道:“我懷疑,皇帝可能背著我們雇傭了散修。”

    尹飛凝眉思索半晌,卻嘆息道:“肖師叔生死不知,我深受他傳道之恩。凡饒事情我們本不該參與,可事涉師叔家人,我們也就顧不得許多。”

    隨后,尹飛又勃然作色道:“可你們!我讓你們去救人,你們卻將人給我弄丟了!若是師門追究下來,你們該當何罪?”

    趙士吉直接跪倒在地,明淳看著一愣,雖然不明就里,卻也跟著跪了下來。

    “我等,任憑宗門處置。”趙士吉答道。

    尹飛再次嘆息一聲,真氣向著二人一壓,將兩人禁錮了修為。雖然不是什么高明的禁法,可兩人都未筑基,自然無法抵擋。

    禁錮修為之后,二人并未覺得有何不妥。可趙士吉隨后就是心中一苦,只見尹飛竟然出手將兩人直接震暈過去。

    隨后,供奉堂內竟然走出一位黑袍修士,兜帽覆蓋在頭頂,看不清長相。

    那修士怪笑道:“嘿嘿嘿,我們的大供奉失算了啊!”

网易彩票    尹飛冷眼看那黑袍修士一眼:“我離藏宗宗內之事,還輪不到你們外人插手。”

    嘭!

    那修士只是一拂手,一道真氣就擊打在趙恬的胸口。趙恬被打飛出去,撞擊在寢宮粗壯的廊柱上。

    可黃門跑出不過十步,一柄飛劍悠忽出現,不聲不響地劃過那太監的脖頸,在他還未反應過來之前,就已經身首分離。

    太子驚恐地大喊,“護駕!有修士!”同時,他已經擋在皇帝身前。

网易彩票    “哈哈哈哈!哈哈哈!”皇帝卻并不驚恐,而是發出一陣狂放的笑聲:“多謝大供奉!”

    皇帝面色一變,卻是繼續笑道:“這逆子死了也就死了,不過卻不消您動手,等事成之后,我再收拾不遲。”

    那修士冷冷地看了太子一眼,讓趙恬腦中轟然炸響,冷汗如漿,可卻只是一瞬。

    趙恬雖依舊恐懼,卻鼓起勇氣向著那修士沉聲道:“您知道嗎?肖子成,那是離藏宗核心弟子肖武的父親,他曾經斬殺過元嬰修士!您最好……”

    太子臉色一變,掏出一塊令牌給那黃門,低聲道:“帶我令牌去東宮找田賁,讓他帶人沖開宮門,帶青年軍去攔住御林軍!要快!”

    雖然聲音不大,卻急切間并未過多隱藏。

    黃門剛要離開,就見寢宮大門嘭的一聲打開。

    就見暗影中走出一位修士,那修士紫色袍服上繡著馬頭,臉色頗為不善,對皇帝也并未多看一眼。

    他冷聲道:“哼,這點事還需本真人親自出手嗎?你最好把你的事情辦好,若是你這兒子要壞事,我不怕把他也殺了。”

    如今的皇宮已經空了,所有的宿衛御林軍竟然一個不剩,只留下幾個宦官值守。可想而知,皇帝到底有多么的勢在必得。

    所以如此情況下,如果黃門真的找到了田賁,那這些人也攔不住如狼似虎的青年軍。

    寢宮中毫無聲息,好似其中并沒有那位九五至尊一般。

    太子在那里跪了許久,一個黃門跑了過來,對著太子低語幾句。

    皇帝已經月余未出寢宮,可即便如今形銷骨立,卻依舊威嚴無比。

    那黃門一下站住,驚恐地看向身后的皇帝陛下。卻在太子大喊一聲“走”之后,撒丫子向外跑去。

网易彩票    這黃門是趙恬的貼身太監,如果趙恬繼位,這太監就是內宮的總管,自然是趙恬最信任的那幾位之一。

    一人形容枯槁,身穿亮黃色龍袍,出現在那里。

    而忽明忽暗的燈火,映襯的他面色更加陰沉,那人厲聲道:“站住!命人深夜帶兵闖出宮門,你是要造反嗎?”

    皇帝的寢宮中,太子趙恬跪在殿門之外。

    太子叩首于地,嘭嘭有聲:“護國公與尚軍大元帥都于國有功,求父皇收回成命!”

网易彩票    太子再次叩首,每有三聲磕頭之聲,太子便再喊一次:“護國公與尚軍大元帥都于國有功,求父皇收回成命!”

閱讀大神別笑最新章節 請關注完美小說網(niuqilai8.com)



隨機推薦:洪荒之最強通天都市仙尊洛塵武俠之無盡惡人玩轉仙界后宮武俠之神級垂釣系統洪荒之至尊昊天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上海快3-Home 安徽快3-推荐 北京快3-欢迎您 广东快3-Home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湖南快3-网易彩票 河南快3-Welcome 广西快3-欢迎您 河北快3-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