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策馬揚威,否極泰來 第七十六章 事情有點燒腦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知道啊,可是后來毛叔不是解釋了么,貓貓因為犯病的原因,總是搞混自己的臆想與真實的世界。”我說。

    “不,并不是這樣。”小風道:“毛叔只是用這個原因解釋了,為什么貓貓會自稱自己的父母是警察這件事。”

    “可是有什么區別么?”我說道,“貓貓的記憶出現了混亂,導致了自己記憶中照顧姐姐的人不是毛叔,這也說得通啊!何況貓貓本身還沒有姐姐!”

    “表面上看,你的這個說法非常符合邏輯。但是你忘了一件事情。”小風道。

    “什么事情?”

    “貓貓說過,他的姐姐是在一個偏僻的小村莊被身為警察的父母撿到的。所以我就猜想,這個小村莊,會不會就是昏完村呢?”

    “喂,你搞清楚。偏僻的小村莊,偏僻你不懂嗎?這昏完村哪里偏僻了?就算前推十幾年,按照它的發展階段,那時候也已經初具規模了吧?”我不屑道。

    “你說的對。但抱著僥幸心理,我還是趁你兩個不在的時候問了問阿婆。結果阿婆居然告訴我:大概三十多年前,確實有個警察在村子里撿了一名女嬰,還挨家挨戶的詢問,但沒人承認女嬰是自己遺棄的。”小風突然瞪大了眼睛,使得大片的眼白壓低了瞳孔的位置,盯著我道。

    “三十多年前?這怎么可能?這時間線與貓貓的年齡,還有毛叔的年齡都極度不符啊!那個時候,貓貓還沒有出生呢!至于毛叔……呃,你們天賜者都能變換自己的容貌,我不敢肯定。但起碼根據現在毛叔的容貌,他那時候頂多十來歲吧?”

    “沒錯,完全就對不上!”小風掐滅了手中的煙頭,狠狠丟在地上踩了一腳道:“貓貓的記憶是我不經意間捕捉到的。我現在只慶幸當時自己抓到了貓貓的記憶,否則,我一定會認為,貓貓將自己的記憶與別人的故事混淆了——畢竟,按照毛叔的說法,連他都不知道關于貓貓姐姐的事情。”

    “而且,當時貓貓能夠說出,“方家很強”這樣的話,也從側面證實了,貓貓的記憶,很大程度上都是真實的。”我補充道。

    “沒錯。”小風道,“所以毛叔不可能不知道關于貓貓姐姐的記憶。就算貓貓沒有對他講,但貓貓發病時也一定會泄露出相應的信息。但是毛叔卻對我們說他壓根不知道貓貓有跟他提過姐姐的事情,甚至當時還煞有介事地阻止了我們詢問貓貓——現在看來,就只有一個理由了!”

    “智商不夠了!”我與小風異口同聲道。

网易彩票    “沒錯!毛叔隱瞞了我們很多信息。”小風繼續道:“他從與我們在火車站的幾次交鋒中,已經察覺到了自己智商余額有待充值,所以深知言多必失的他,索性就開始一問三不知了,并將所有的不合理都推向了貓貓的病癥。不過,若是僅僅如此,我倒也不急著單獨將你叫出來,畢竟我們有的是時間說這些——就在剛才,發生了另外一件極度異常的事情。”

    尼瑪的,什么話都被你說完了,我還能說什么。我暗暗腹誹道。

    “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那件事么?”小風突出一個大大的眼圈,緩緩道:“在貓貓的記憶中,始終照顧她姐姐的那個人,那個類似于父親一樣角色的人,并不是毛叔。”

    “買什么小菜啊……不用,哎,真不用……”阿婆原本還想阻止,但已經被毛督“熱情”地擁到了屋內:“阿婆,我跟你說,今天這頓飯,咱倆一塊來,我做飯也很好吃的……”

    走出阿婆家大門,小風深吸一口氣,對我道:“你知道這附近哪里有賣小菜的么?”

    “你真要買小菜?”我有點迷茫道:“不是尾隨阿婆的孫子么?”

    “不錯。”小風一邊走著,一點燃起一根煙道:“毛叔沒有對我們說實話。”

    “為什么這么說?可是他沒有要騙我們的理由啊!”

    “他有,而且有很大的理由——那就是他的女兒貓貓。”小風道:“不過毛叔并不是壞人,這一點我可以確定——別問我為什么,我相信我的直覺。”

    “對不起。”那青年倒也挺乖,當即就向我們三個道了歉,不過隨后一句話讓我們有點啼笑皆非:“沒什么事你們就趕緊出去吧,不知道幾個年輕人跟一個老太太有什么好聊的。”

    “這個恐怕恕難從命了。”小風道:“我們剛跟你奶奶簽了合同——我們租了你家的三樓。”

    “納尼?”那小伙氣得外語都彪了出來,轉頭質問阿婆道:“您租他們房子怎么不跟我說一聲啊?”

    “誰跟你說我要尾隨那家伙了?”小風道:“我只是找個借口出來,跟你說清楚一些事情。”

    回想起毛督之前那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什么事情還非要避開毛叔說?你之前故弄玄虛地朝毛叔使眼色,也是欲蓋彌彰吧?”

    “這樣。阿婆你先去忙。毛叔,你去給阿婆打下手,我跟阿飛出去買點小菜之類的。”小風道,又沖著毛叔使了個眼色。

    毛督一臉“心有靈犀”的神色,接話道:“啊,好,那就這么說定了。你倆快去快回啊!”

    “奶奶,這三個是什么人?你怎么什么人都往家里引?”青年極為不滿地對阿婆道:“我知道您老孤單,這不前幾天才給你報了個老年活動廣場的會員,結果您也不去,非要天天在家里抱著書啃。您說您看書就看書吧,怎么還跟這種外來人員牽扯上了?”

    “外來戶,外來戶怎么了?”阿婆不滿道,“五十年前你奶奶我還是外來戶呢!不準這么沒禮貌,快跟幾位客人道歉!”

    “不好意思啊,你們千萬別介意。我這個孫子從小就這樣,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跟外來人員一向不對付。我尋思著我們一家也不是什么扎根在這里的本地人啊,他爸媽也從沒像他這樣……真是的!”阿婆一臉歉意地對我們說道:“你們先上樓休息下吧,我去給你們弄晚飯。”

    “阿婆,不用麻煩了,我們出去吃。”我攔著阿婆客氣道。

    “出去吃什么,阿婆一個人在家,做一個人的飯也是做,做四個人的飯還是做。聽阿婆的,晚飯就在這里吃。”阿婆非常堅持,弄得我也有點不好意思拒絕,只好點頭應了下來。

    “說什么說?這房子寫的我的名字。我自己的房子愛怎么折騰就怎么折騰,關你屁事?”阿婆拎起掃把,作勢要揍那青年:“回家要拿什么東西趕緊拿,然后滾回你那破酒店。也不知道天天忙個什么勁,回來就惹我生氣。”

    “罷了罷了,奶奶你年紀大了,可千萬別生氣。”那青年陪笑道,然后狠狠瞪了我們一眼,進屋拎了一個包包就又走了。

    “時間是最好的療傷靈藥。”小風輕輕拍了拍阿婆的肩膀安慰道:“很抱歉我們又讓您想起了一段傷心的回憶。”

    “小伙子說什么呢?”阿婆笑了笑道:“事情已經過去這么久,那些負面情緒早就煙消云散了。更何況,跟你們談了談當年那些被壓在心底的事情,我也有種一吐而快的感覺。這人哪,還是要多交流,多說話。說得多了,心里的魘魔就少了。”

网易彩票    “呦,來客人了?”一個粗獷的聲音傳來。我抬起頭,發現一名二十來歲的粗壯青年推開院門走了進來。那名青年看起來異常忠厚,滿臉都是笑意。可惜的是,他臉上盛放的笑容在看到我們三個之后,就徹底消失了。

閱讀妖詭之瞳最新章節 請關注完美小說網(niuqilai8.com)



隨機推薦:末世:我有神級選擇直播之暗黑執法者我有一座恐怖屋都市之破案太子爺盜墓之最強傳承我的手機連接地獄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上海快3-Home 安徽快3-推荐 北京快3-欢迎您 广东快3-Home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湖南快3-网易彩票 河南快3-Welcome 广西快3-欢迎您 河北快3-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