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八十一章 司老師呢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薄斯修繼續望著對方,并不言語。

    這眼神看的樂雪織心中發虛,于是樂雪織清了清嗓,胡說八道道,“你看,我們是成年人了,我完全可以提出我對你的親親的感受。剛剛的親親太不對了,感覺就不對,完全不對,錯的徹底,大錯特錯——”

    可薄斯修不給她任何思考的機會,深入的探索掠奪充滿了野性,似是要將她拆吞入腹。曖昧至極。

    樂雪織只覺得自己還是迷迷糊糊的,方才的吻與以往都不同,十分霸道粗獷,卻又讓人甘心沉淪。

    薄斯修將頭貼在樂雪織的脖頸間,掩飾住了自己眼底氤氳的一片躁動血色,感受著她脖間馨香氣息,他喉結一動。但他生生的壓制住了自己的沖動,他溫熱的呼吸噴灑在少女的脖間,讓她有一瞬間的戰栗。

    薄斯修輕聲道:“這下對了嗎?”

    這提問頓時將樂雪織從柔弱的云端拉回了地面,她心中大叫道,對,太對了,就是這樣!

    可樂雪織自然不會這么說,這也太丟人了。于是她故作姿態道,“嗯,比方才好。”

    瞧著對方裝模作樣的模樣,薄斯修也不拆穿。他的鼻尖刮過她的面龐,“樂女士,請問這次合格了嗎?”

    樂雪織清麗白凈的面上先是一愣,隨后想到了自己方才說的話,好家伙,居然這都記得。

    樂雪織急忙點頭,生怕他感受不到自己的滿意:“司老師,合格,不,滿分。太給力了!”

    這就是她要的哪種親親!

    她都已經二十多歲了,薄斯修也不是小孩子了,整那些清水寡湯做什么?要是親親,那肯定要來帶葷的。

    樂雪織心下還在沉迷方才的吻,只是薄斯修輕笑道:“聽力結束了。”

    樂雪織:……

    這么快的嗎?

    樂雪織淡定道:“沒事,我已經記下了。”

    方才雖然她處在接吻迷離狀態,但聽力一直在播放,她也有聽著。大概的對話她都有印象,等會回去做也不會太難。

    樂雪織問道:“司老師,你喜歡哪個數字?”

    她想著,到時候計算下分數,若是單數他喜歡什么數字,自己就考第幾。

    薄斯修略微思索:“不喜歡數字,只喜歡你。”

    這情話說的樂雪織老臉一紅,她支吾道:“別開玩笑了!你想我考好點嗎?”

    其實樂雪織對這次的分班考并沒有興趣,若不是怕給對方丟人,她才懶得考。

    薄斯修道:“你想寫嗎?”

    “……”樂雪織愣了愣,薄斯修怎么知道自己不想寫?對方居然連自己心底的這點小九九都知道了。

    樂雪織咳了咳,隨后道:“寫試卷是有累。”

    薄斯修語氣淡淡,卻很認真:“那便不寫。”

    因為她覺得考試寫試卷累,所以他就允許自己不寫?

    這也太寵了吧!

    樂雪織嘿嘿一笑,隨后道:“你放心,司老師,我絕對不會給你丟人的!”

    原本樂雪織還真不知道到底寫不寫,可他這么一說,就算天王老子攔著自己,她也要考個第一。

    不為別的,就為了給薄斯修爭個臉面。

    最起碼對方現在還是自己班的班主任,底下的學生自然是代表著他的水平。

    **

    等樂雪織回到了班級,講臺上居然有一個老師,還是一班的班主任劉旭。

    樂雪織愣了愣,覺得還是需要有些禮貌,于是敲了敲門。

    劉旭抬了抬眸,皺著眉頭道,“都已經開考多久了?要是在高考,你都不能進考場了!”

    高考的英語都是要提前十五分鐘進的考場,而現在聽力也已經放完了,早就超出了規定的時間內。

    樂雪織低著頭認錯道,“對不起,老師,我的錯。”

    這認錯的速度如此之快,讓劉旭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于是劉旭無奈道;“進來考試吧。”

    就算劉旭不喜歡樂雪織,但畢竟這是高中最后一次的分班考。不管怎么樣,還是得讓對方順利考了。

    更何況,樂雪織已經是錯過了聽力,等于是白白丟分。

    樂雪織得到了對方的同意,于是馬上朝自己的位置飛奔而去。剛一坐下,左手就抓著2B鉛筆瘋狂的涂卡,短短的時間內就把聽力答案給涂滿了。

    葉婉兒也在奮筆疾書,可看到身邊的人的動作時,她忍不住扭頭看了一眼。

    對方居然在涂方才錯過的聽力答題卡?

    葉婉兒頓了頓,于是將自己的答題卡推了過去:“你抄我的吧。”

    方才對方壓根就沒有聽聽力,怎么可能知道聽力答案?現在的涂卡怕也是亂涂的。

    劉旭眉梢一挑,急忙喊道:“那個角落里的,不要作弊啊!”

    葉婉兒有些尷尬,一雙手放在那里推也不是收也不是。

    樂雪織淡定的替她做出了決定,把對方的答題卡緩緩推了回去。

    樂雪織:“我已經涂好了,放心,我知道答案的。”

    也許是方才得了薄斯修的合格親親,當時在廣播里放的聽力似乎記得更加深刻了。

    謝深晨有些好奇道:“劉旭,你怎么來我們班監考了?”

    他們十八班居然還會讓學校分配個老師來監考,當真是意想不到。

    劉旭聞言嘆了口氣,幽幽道:“還不是我倒霉,抽簽抽到了十八班。”

    謝深晨愣了愣,隨后下意識的問道:“司老師呢?”

    劉旭道:“他沒抽,但所有班級只剩下我的班。”

    所以薄斯修監考的班級,應當是一班。

    也就是薄斯修監考的班級在一班,而劉旭監考的班級則是十八班。兩個班級的班主任就這么對換了一番,當真是巧。

    樂雪織心中一陣羞愧,薄斯修的身上還有著監考的重任,可她方才卻拉扯著對方親親我我的。當真是太罪惡了!

    于是樂雪織化羞愧為動力,開始瘋狂的刷著題目。

    整個班級內就聽到少女瘋狂翻頁書寫的聲音,在此刻安靜的情況下顯得格外突兀。許多人下意識朝角落一邊望去,腦中又回想起了當初分班考的情景。

    于是他們再度埋頭苦寫,他們還是擔心擔心自己的成績吧。

    :。:

    樂雪織只覺得自己不要臉,薄斯修居然還一本正經的回答自己。可話都已經到這兒了,哪里還能回頭?

    也是樂雪織厚著臉皮道:“所以你剛剛的親親,我單方面評估不合格。”

    于是,樂雪織只能將這份憋屈化為怒火,狠狠的朝薄斯修射去。

    薄斯修道:“不舒服嗎?”

    樂雪織心中簡直是要罵娘,都已經到這時候了,薄斯修居然還不明白她的意思。

    可他們成年和此刻有什么關系?

    樂雪織嘴唇一抿,面色都變得有幾分凝重。她繼續說道:“你不覺得,我們的親親太過樸素。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們是成年人了,也應該用成年人的親親。”

网易彩票    薄斯修漆黑的眸子一頓,旋即變得有幾分意味深長,他拖長了語調:“有理。”

    那滾燙幾乎要將她融化。

    樂雪織心中怒罵自己一頓,怎么又想些有的沒了的?自己當真是色鬼轉世,一刻都不肯消停。

网易彩票    抬眸偷瞄對方,薄斯修依舊是平淡無波的神色,顯然是心性極為沉穩的。樂雪織心下暗暗發誓,要好好和對方學習一番,自己如此齷齪的心靈,就應該下十八層地獄。

    于是樂雪織理了理思緒,眨了眨眼,暗示道,“寶貝,我們是成年人了。”

    薄斯修點點頭:“確實。”

    那她能怎么說?說我不是發燒了,而是發騷了,想要舌吻?

    樂雪織當真是說不出口。

    她都好奇了,按理來說薄斯修這個年紀,不是正是血氣方剛的黃金時刻。可對方怎么就怎么能忍,就連接吻都是純潔克制的。

    這讓她不得不想到了某個夜晚,他冰涼的手握住自己的手慢慢往下帶,直到放置在一處灼熱的地帶。

    只是薄斯修將自己的額頭抵在了她的額頭上,兩個額頭相碰,薄斯修大概感覺了一下,并沒問題。隨后便離開了,只是又有幾分不放心的將手放置在她的額頭上確認了一番。

    確實沒有發燒。

    樂雪織無語的扯了扯嘴角,她以為是對方開竅了,結果開個狗屁。對方不是要親自己,而是以為自己發燒了。

    薄斯修有些狐疑的盯著眼前的少女,少女的面上都開始染上了薄紅,且眼神閃爍。

    薄斯修將頭往下低了低,雙手捧著少女的面龐。樂雪織心中狂喜不已,以為對方終于開竅了,她連呼吸都急促了幾分,期待著等會發生的一幕。

    似是羽毛刮過唇畔,又似是無形的風拂過,總之二者相觸的時間極短,這根本不是樂雪織想要的那種。

    樂雪織有些氣惱的抬頭看了對方一眼,

网易彩票    這話說出來也太不害臊了!

閱讀戲精夫人已上線最新章節 請關注完美小說網(niuqilai8.com)



隨機推薦:朝秦暮楚奪舍之停不下來男朋友出軌之后為幸福而鼓掌[快穿]國王游戲[快穿]荒島女兒國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上海快3-Home 安徽快3-推荐 北京快3-欢迎您 广东快3-Home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湖南快3-网易彩票 河南快3-Welcome 广西快3-欢迎您 河北快3-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