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登庸秦瑯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于是廖幀把剛才的話重復一遍。

    秦瑯哈哈大笑,起身沖著廖幀說道:“秦某今日晨間算得龍騰之卦象,早已等候多時!”

    廖幀聞言大驚:“先生竟然早已算中?”

    旁邊賣餅的小販翻個白眼,笑著沖他說道:“聽他胡扯?這家伙剛才還說屋頂漏雨,今晚又要睡不好覺。要是真算到了還擔心這個?”

    秦瑯趕緊轉頭,不高興地說道:“去去去!賣你的餅!”

    “小哥,”賣餅小販好奇問道,“你真的是過來請他當官?”

    “正是!”廖幀點頭。

    “聽見沒有?”秦瑯一邊收拾卦攤,一邊得意說道,“秦某早就說過,他日必能高官厚祿,前途無量。你們還不相信,現在怎么講?”

    賣餅小販無視他,問廖幀道:“小哥,那寧軍師怎么知道秦瘸子的?他來自華郡,能了解咱們這邊的事?”

    “是軍師問在下,這武多郡內有沒有人才。”廖幀回答,“在下便舉薦秦先生,于是奉命過來相邀。”

    “小哥,秦瘸子哪有本事?他要能當官,我比他還厲害呢!”

    “去去去!”秦瑯擺手說道,“你少添亂。你這面相,這輩子都是賣餅的!大字不識一個,能跟秦某比嗎?秦某可是學富五車,胸懷韜略!”

    “小哥,這家伙就是個騙子,沒什么能耐!”賣餅小販說道。

    “別理他!”秦瑯拎著木箱卦旗對廖幀說道,“趕緊帶秦某前往郡城。”

    廖幀聽了賣餅小販的話,稍微有些擔心,萬一秦瑯真的沒有能耐,自己作為舉薦人豈不是麻煩大了?可是秦瑯不給他考慮機會,不斷催促趕緊出發。

    于是廖幀帶著秦瑯,騎馬一路飛奔抵達郡城。

    回來之后,立刻帶他面見寧澤:“軍師,下官已將秦瑯秦先生帶到!”

    寧澤目光轉向一瘸一拐跟著廖幀進來的男人。

    還沒開口,就見這瘸子噗通一聲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磕了三個響頭。

    廖幀嚇一跳,慌忙伸手想要扶起秦瑯:“秦先生,你這禮節也太過了!”

    “不過不過!”秦瑯抬起頭來,“寧軍師這個面相極為尊貴,將來必定出將入相,公侯萬代!此等貴人在前,豈敢不敬?”

    廖幀聽到這話也嚇一跳,慌忙跟著跪下。

    寧澤并不相信什么卦象,故意問道:“秦先生這么厲害,竟能算到本軍師未來會出將入相,公侯萬代?那你能算算本軍師出生何處?”

    秦瑯聽到這話,眼珠子滴溜溜轉幾圈,笑著說道:“軍師非凡人也,乃是麒麟命格。此等命格,秦某還沒本事算到出處。非秦某無能,實是軍師命格強大,我等凡人豈能窺探。”

    “麒麟命格?”寧澤臉色一沉,“在大成國,麒麟不是皇帝象征嗎?你是要害本軍師?”

    秦瑯頓時愣住,額頭冷汗冒出。

    廖幀在邊上也是傻掉,不知如何是好。

    寧澤瞇起雙眼,仔細打量秦瑯,眼前立刻出現屬性。

    【武將】秦瑯,男,31歲

    【所屬勢力】在野【忠誠度】——

    【體力】91【武力】64

    【智力】80【政治】47

    【統率】45【仁德】59

    【兵種】步兵A、槍兵C

    【特技】文化lv6、商業Lv1、農業Lv4、單挑Lv2、口才Lv5

    真是意外,這家伙智力竟然達到80點?而且特技不少。

    正觀察對方,秦瑯思考后趕緊說道:“這命格之說皆來自書中,自大成建國,麒麟被尊為帝相,然命格之書先于大成,軍師誤會了!”

    竟然能硬拗回來,寧澤有些佩服,轉向廖幀問道:“此言當真?”

    廖幀一臉茫然,心說我哪知道?我也沒學過算命之術!

    “就是如此!”秦瑯一邊擦著冷汗一邊肯定說道,“軍師切莫誤會。”

    寧澤也不打算繼續嚇他,看得出來秦瑯這嘴喜歡胡言亂語,剛才一進來就準備拍自己馬匹,是個挺機靈的角色。于是笑著走上前去將他攙起:“本軍師跟秦先生開個玩笑而已!聽聞先生才學不凡,可愿投靠我軍?”

    秦瑯連連點頭:“軍師知遇之恩,秦某感激涕零!愿為軍師效命!”

    他的屬性面板中,所屬勢力果然變成劉元香軍,忠誠度75點。

    “你也起來吧!”寧澤將傻乎乎跪在那里的廖幀也扶起來,做個請的動作,讓他們入座。自己返回主位,看著秦瑯說道,“金州刺史楊染欲加害華、鉅、巴、吐魯禾四郡太守,我等不得已聯合反抗。如今楊染兵敗逃離,我軍暫且接管武多郡。只是城內無人可用,廖郡丞舉薦秦先生,今日一見,果然不凡!”

    “軍師謬贊!”秦瑯聞言信息,難以掩飾興奮之色,扭頭對廖幀投以感謝眼神。

    寧澤繼續說道:“先生既然來到此處,便是我軍一員。如今郡內職位空缺,僅有廖郡丞一人,先生覺得自己適合哪個職位?”

    秦瑯聽到這話,腦袋有些懵。心說這職位不是你給我安排嗎?聽這意思,所有職位讓我自己選?有這種事?仔細思索后回答道:“軍師要秦某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寧澤笑道:“本軍師對秦先生并不了解,先生才學究竟如何,只有先生自己知道。如今武多郡百廢待興,秦先生覺得自己最適合哪個位置,能夠將整個郡城替本軍師管理妥當,不妨直言!”

    秦瑯心臟狂跳,心說這人怎么回事?看他不像開玩笑,難道我要個太守也能給?

    本來以為到這邊做個小官就不錯了,現在什么狀況?

    “秦先生,軍師問你話呢!”邊上廖幀小聲提醒。

    “哦、哦!”秦瑯回過神,心說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于是拱手說道,“既然軍師要秦某自己選,那秦某斗膽,想任個武多郡太守,為民造福!”

    說完之后緊張看著寧澤,若是觀察到對方臉色有什么不對,他會立刻改口。

    寧澤聽完之后,閉上雙眼思考片刻,微笑說道:“看來秦先生真的是才學過人,也很自信!既然如此有信心,本軍師便命你暫代武多郡太守一職!只是眼下城內只有你跟廖幀兩人,接下來最重要的人才問題,也要交給秦先生了!”

    秦瑯沒想到對方真的答應,趕緊大聲回答:“秦某必不讓軍師失望!”

    “其實在下是奉軍師之命請先生前往郡城。軍師聽聞先生才學出眾,有意為天下蒼生請命,故而誠心相邀!”

    “你說什么?”秦瑯騰地站起。

    四處打聽,原來秦瘸子本名秦瑯,此刻正在西街擺攤。

    找到他的時候,秦瑯正給一個男子看面相,嘴里天花亂墜,說得面前男子欣喜不已。

    等到這名男子付錢離開,廖幀立刻上前,拱手問道:“閣下可是秦瑯秦先生?”

    “不看相找我何事?”秦瑯有些好奇,上下打量廖幀和他身邊十名護衛,“秦某最近手腳都很干凈。”

    廖幀忙說道:“先生誤會!如今武多郡易主,從華郡來了一位寧澤寧軍師,不知先生可知道?”

    “當然知道!”秦瑯點頭,“莫非是這位寧軍師要看相?”

    廖幀抬頭思索片刻,回答道:“也是啊!公主雖是先帝血脈、正統皇室,但世人觀念中比較難以接受。多數人肯定是不樂意投靠公主,為公主效命的。我倒是知道有一個人住在郡內百里縣,此人自幼家貧卻喜好讀書,屢次盜書被捕入獄,出來后依舊無行無素,后來得罪豪強被打折右腿。如今在街上替人卜卦為生,人稱秦瘸子。這人常說自己能夠出將入相,被百里縣人視作笑料。但他的才學不錯,平日里有需要寫信的都會找他。”

    “瘸子啊?”寧澤想了想,“他叫什么名字?”

网易彩票    “這個......草民只知道大家叫他秦瘸子,具體名字并不清楚。只是覺得此人想當官有些瘋魔,肯定召之即來。當然,前提是軍師不介意他瘸腿。”

    “喲!小公子,看相嗎?”秦瑯抬頭說道,“一掛30錢,絕對靈驗!”

    “秦先生,”廖幀說道,“在下不看相。”

    “下官領命!”

    廖幀帶人出發,到達百里縣后,馬上尋找秦瘸子。

    估計也是因為他的族兄死刑被免,所以充滿感謝之情。對寧澤心懷感激,忠誠度自然也就高了。

    點卯之后,寧澤對他說道:“現在的情況你也看到了,我軍剛剛拿下武多郡,沒有合適的人選管理城池。你是本地人,對此地最為了解。我想知道整個武多郡境內,有沒有召之即來,或者說比較容易招募,相對有些能力,適合當官做武將的人選?”

    “行,這件事就交給你了!”寧澤說道,“還有,如今你暫代武多郡郡丞一職,在本軍師面前要自稱下官。”

    “喏!下官明白了!”廖幀急忙改口。

    “我給你派十名護衛,快馬加鞭前往百里縣,將這個秦瘸子召來!”

    “那我派你前往百里縣請他過來,有沒有問題?”寧澤問道。

    廖幀當即拱手回應:“草民必定竭盡全力!”

    第二天,廖幀果然來報道。

    他加入劉元香勢力,忠誠度89點,這讓寧澤相當滿意。

网易彩票    屬性差就差點了,至少忠誠度高,聽話就行。

閱讀軍師威武最新章節 請關注完美小說網(niuqilai8.com)



隨機推薦:豪婿韓三千蘇迎夏超級土豪林云從今天開始當城主紅樓夢之綺夢仙緣我能復制天賦我有九個女帝姐姐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上海快3-Home 安徽快3-推荐 北京快3-欢迎您 广东快3-Home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湖南快3-网易彩票 河南快3-Welcome 广西快3-欢迎您 河北快3-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