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教派暗斗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喝著馬奶酒聊著天,當然最得意的還是碧瑤有身孕的事情。仆骨懷恩看著木蘭,后者自然讀懂仆骨懷恩的意思:我們是不是也要努力一把。

    仆骨懷恩才十六歲,給人的感覺像個二十多歲的人。年紀輕輕的校尉,威嚴初現。

    雨后的秋夜有點涼,秋鳳秋雨秋煞人。

    郭禮回去的時候買一些小吃帶給兩個丫鬟分吃。最近夏江好像在躲著誰,春水這丫頭也有點怪啊。

    就在這時有人道:“郭大人,相逢即是有緣,不妨一敘??”

    吳令珪?

    雖同朝為官,郭禮對這位御史中丞大人沒有絲毫的好感。

    吳令珪身為御史中丞,可謂臭名遠揚。彈劾當朝宰相八次,沒有一次是實據彈劾。

    吳令珪,景云二年中進士,開元四年任侍御史,開元九年任御史中丞。平生自詡“天子門前一條狗,咬盡奸佞正乾坤。”

    “吳大人?沒想到吳大人也會到這里。”郭禮笑道,并未行禮。道不同不相為謀。

    吳令珪不以為意。

    “久聞郭大人一篇文人治國長安紙貴,堪稱儒家大賢。我輩讀書人,正該像郭大人所說,繼承圣賢說,為萬世開太平。”

    “豈敢豈敢,吳大人難道信奉孔孟之道?”

    “吳某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此夙愿也。”

    還真小瞧了這位御史中丞,竟然信奉孔孟之道。李隆基崇尚道教,天下皆知。人都道當世乃是佛道之爭,沒想到吳令珪竟然明目張膽的告訴郭禮,他信奉孔孟之道。

    儒家自西漢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后一枝獨秀。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因為戰禍連綿,儒家學說逐漸式微。大唐立國之后立道教為國教,武后稱帝后崇佛,李隆基崇道,佛道之爭愈演愈烈。

    “郭大人可否了解當今形勢?”

    郭禮自從升官之后,還是首次有人和談及講當今形勢。無論是張說還是老將軍王晙,都是淺嘗輒止的指點,從未有過深談。

    “還請吳大人明言。”郭禮不動聲色,想看看對方葫蘆里究竟賣的什么藥。

    “當今之勢佛道相爭,無論是張果、羅公遠還是僧一行、不空、金剛三藏之流,無論佛道誰強誰弱,對儒家沒有半點好處。”

    這一點郭禮贊同。

    前世老大和老二斗爭,老三滅絕的例子比比皆是。涼茶行業王老吉PK加多寶,不知不覺中和其正消失了;360與金山PK,然后卡巴斯基不見了;可口與百事對戰,非常可樂悲催了;蘋果pk三星,諾基亞徹底遁了...

    關于這一點的解釋,郭禮看過一些。老大和老二爭斗時,不僅僅增加了曝光度,更讓人們以為除了老大就是老二。所以不知不覺之中,老三滅亡了。

    吳令珪因為一篇文人治國,把自己看成儒家的新星,故而前來拉攏。郭禮懂了。儒家并未消失,只是蟄伏起來伺機而動。

    有用么?

    唐朝自開國以來,以李耳為祖先,崇尚道教天經地義。佛本是道,至于孔孟學說,排在后面理應正常。說到底,吳令珪所作的不是學術之爭,而是權力之爭。

    突然之間,郭禮有所明悟。當初萬安公主遭綁架,事后安然無恙再無危機。按獲利的方法追溯背后黑手,儒家和佛家的嫌疑很大。當時情況是萬安出家六年期滿在即,如果萬安出了事情,道家難辭其咎。

    郭林不信佛家弟子能夠去綁架一位公主,儒家的嫌疑很大。

    “吳大人好大的膽子,竟敢意圖綁架公主。”郭禮試探道。

    “我們還是小瞧了郭大人,心思縝密并非一般之人。郭大人可以考慮一下,是否為孔孟之道做一點事情。”

网易彩票    吳令珪走了,郭禮懷疑當初綁架公主少不了這位吳大人的參與。當他質問之時,吳令珪明顯有點震驚。

    的確如此。

    一個人在孤獨的環境下更容易成長,這樣做是不是有些殘忍呢?朔日才十歲,就這樣失去歡樂的童年,這就是成長必須付出的代價。

    仆骨懷恩回來了。

    “涼山團自募兵制實施之后,成為一千多人的大團,和以前的府一樣。將軍裴伷先將整個左金吾衛分為十一個團,一個團一千人。最近加強訓練,好像要打仗了。”

    裴伷先在為皇帝出巡做準備

    “大哥的意思?”仆骨懷恩不明白為什么郭禮突然問起這個。

    “回靈州可以經常照顧弟弟,還有木蘭,在長安城待著總不如草原上自在。”

    “朔日不用人照顧,草原上的漢子,遲早會從雛鷹變成蒼鷹。管的太多將來飛不起來。”仆骨懷恩說道。考慮到木蘭,仆骨懷恩沒有拒絕。

    下雨了。

    木蘭伸出手觸摸著雨絲,秀美的臉龐凝神關注的時候宛若雕塑一般閃爍著淡淡的光輝。

    ……..

    “如果有機會可以回到靈州任職,懷恩想不想去?”

    仆骨懷恩回靈州任職當然最好。其一、可以照顧弟弟,其二、木蘭離家也近。

    聽郭禮說完問道:“真的可以去草原嗎?”

    拓跋木蘭的眼睛亮了。

    長安城里好多讀書人,說話彬彬有禮。很多人會寫詩,就連賣菜的大爺偶爾也能蹦出幾句詩。想騎馬的時候,拉著馬出城溜達一圈,雖然不如草原上神清氣爽,倒也有一點縱馬江湖的味道。

    酒是馬奶酒,木蘭早就準備好的。今日郭禮要來,木蘭想著怎么和郭禮談到仆骨懷恩的事情。

    聽完木蘭的訴苦,郭禮陷入沉思。

    “過一陣帶你們去草原。”郭禮想到一個辦法。草原上的民族看慣了藍天白云,始終習慣在草原上生活,風吹草低見牛羊。仆骨懷恩的這種情況,可是是離開草原不太適應。

    木蘭好久沒有看到草原。

    郭禮送回裴靜思至京兆府,再折回崇義坊的時候,雨已經停了。長安城的雨不像江南的雨下起來沒完沒了。長安城的雨來時,整個大街上很少有人,大都躲進店鋪或者跑回家中。就連朱雀大街和

    春水丫頭既然昨日說了,郭禮就沒讓管家送拜帖。崇義坊的老宅子,開門的是拓跋木蘭的族人。自從仆骨懷恩來到長安,榮升校尉之后,拓跋族長選了四名女子,四個漢子來府上照顧女兒女婿。木蘭聽到郭禮來了,趕忙出來迎接。

    木蘭被家里視為掌上明珠,在幾個哥哥的呵護下,唯恐妹妹受了半點委屈。木蘭從小喜歡讀書寫字騎馬射箭,不像一般草原上的女子,長大了喜歡騎馬跳舞當鞭手。

    仆骨懷恩很疼愛木蘭,從旅長升職校尉,回到家里還是以前的那個少年。木蘭發現自從懷恩從靈州回來之后變得很沉默。草原上的漢子高傲的如同飛翔的蒼鷹,仆骨懷恩繼續這樣下去,恐怕比騸了的馬還要沉悶。

网易彩票    拓跋木蘭很滿意目前的生活。

閱讀唐朝小卒最新章節 請關注完美小說網(niuqilai8.com)



隨機推薦:抗戰之超級抽獎系統抗戰之紅警無敵抗戰紅警之鐵血少帥大將惡霸特種兵之戰爭狂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上海快3-Home 安徽快3-推荐 北京快3-欢迎您 广东快3-Home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湖南快3-网易彩票 河南快3-Welcome 广西快3-欢迎您 河北快3-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