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破鏡重圓只在執著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  胸腔里巨大的喜悅  幾乎要將他的五臟六腑淹沒  當冷昊軒從地上站起來時  已經克制不住想要她的渴望  直接將人攔腰抱起  胸口劇烈起伏著  里面壓抑著的  是三年半來  刻骨的思念  刻骨的渴求

    將人小心翼翼放到臥室的大床上  這張床  曾經池曉晴睡過  時隔三年半  她再一次入主  這次  她被人小心呵護  小心珍藏

    衣衫在他顫抖的手指下盡退  白皙的肌膚  在窗外投射進來的月光中仿佛被蒙上了一層模糊的朦朧  大床發出吱嘎的碎響  女人的喘息  與男人的悶哼  成為了這一室糜爛的唯一曲調  她的手死死摳著冷昊軒的背  手指上的鉆戒  在月光里  不斷閃耀

    他們終是在三年半后  再度相遇  再度相溶

    劇烈運動后  冷昊軒愛憐的將渾身是汗的池曉晴抱進洗手間  體貼的為她放了滿滿一個浴缸的溫水  甚至還特地探了探水溫  然后才把人放進去  自己拿著一塊毛巾  背對著她  為她擦拭著身上曖昧的痕跡

    “今天……為什么……”他無法理解  明明這段時間  她一直都是對自己不冷不熱的  可今天卻接受了他  或許是幸福來得太突然  冷昊軒甚至有種不敢相信的恐慌  害怕再度睜開眼  這只是一場了無痕跡的春夢  一如這三年中的每一個夜晚一樣

    池曉晴背對著冷昊軒  舒適的閉上眼  享受著他的伺候  “四個月前  我因為急著趕一份稿子  忽略了小佑  結果他因為在幼稚園玩水  高燒不退  是你在凌晨抱著他  送去醫院  為了不讓我的工作分心  告訴我  你帶著小佑出去旅游  ”為了這件事  她還和冷昊軒大吵了一架  現在想想  那不過是他善意的謊言

    “三個月前  我升職成為名正言順的設計師  為了一分設計圖稿  被同事污蔑抄襲  可是后來這件事無疾而終  我無意間知道  是你動用了安寧的關系  親自與老板交涉  為我做出擔保  讓我的工作能夠順利繼續  ”那是職場的黑暗  是他在無聲中  為她撐起了一片天

    “你為了照顧我的飲食起居  動手打掃衛生  親手下廚做飯  這些我通通都記得  ”說著  池曉晴睜開了眼  回過頭  沖冷昊軒微笑:“我想要試一次  給你  給我  給兒子一個機會  我想要再賭一次  就賭你的這里  ”手指指著他心臟的位置  “我可以不怕受傷試著接受你  但是  冷昊軒  你得記得  不要再背叛我  不要再傷害我  要不然……”

    剩下的話  被火熱的吻堵住  冷昊軒想不到別的什么方式來表達自己此時此刻的激動  他等了太久  在后悔與痛苦中煎熬了足足三年多  終于  守的云開

    不過  雖然說池曉晴答應了給冷昊軒一個機會  但卻沒有點頭答應復婚  讓冷昊軒很是無奈  也只能遷就她

    半年后  一場時尚秀  以新晉設計師池曉晴的名義展開  贊助時尚秀的集團  赫然是安寧

    那一場秀  匯聚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時尚精英  還有商界名流  秀的演出出乎意料的順利  受到了業界的一致好評  當池曉晴作為設計師上臺致詞時  下方是攢動的密密麻麻的人群  她沒有看見  在四個黑暗的角落里  癡癡凝視著她的四個男人

    一個穿著洗得泛白的牛仔褲  配搭一件白色的襯衣  深情的  痛苦的  凝視著她  喃喃的喚了一聲:“姐……”

    一個帶著巨大的茶色墨鏡  身體修長  輪廓深邃  不似東方人的素凈  他的身后還跟著四名身穿西裝的保鏢  個個人高馬大  這是布萊恩在那場婚禮后  第一次  也是最后一次決定來見她  看見她在舞臺上眉飛色舞的敘述著設計的靈感來源  看著她與下方左側的紅色帳幕后的男人四目交對  濃情流傳的場面  布萊恩只能笑著祝福  至少  她現在看上去是快樂的  不是嗎  那么  當初  他的放手  就是值得的

    易玲玲挽著蘇逸宸  站在最靠近門邊的角落  他們的邀請函是由冷昊軒親自寄出去的  蘇逸宸不遠萬里  從國外飛來  為的只是再看她一眼  這個他曾經放在心里愛著  卻又因為私心、**放棄、利用的女人

    “曉晴……你一定要幸福  ”他終是嘗到了嘴里的苦澀  不甘、悔恨  如果一切重頭再來  他定不會再放開她的手  紅塵再好  如果沒有一個深愛的人相伴  該多寂寞

    冷昊軒看著舞臺上大放異彩得到了在場熱烈掌聲的愛人  拍了拍身邊冷佑的肩膀  示意他上去送花  小家伙忙不迭跑得飛快  上臺時  或許是因為緊張  差點被臺階跌倒  好在冷昊軒眼疾手快扶了一把  不過也正因為這樣  讓他徹底暴露在了眾人面前  聚光燈打在他的身上  冷昊軒先是一怔  隨后自然的露出了職業化的微笑  牽著冷佑走到池曉晴身后  將一束火紅的玫瑰在眾目睽睽之下送給了她

    四目相對  彼此間都能夠看到對方眼里的深情  白色的聚光燈下  那男俊女俏宛如神仙眷侶的畫面  還有那粉雕玉琢的小孩  成為了第二天各大報紙的頭條

    安寧董事與前妻再續前緣

网易彩票    有人祝福  有人羨慕  有人嫉妒池曉晴的好運  但這已經與他們不相干了  十指緊扣  一家三口避開記者的追捕  從時尚秀的會場離開  那一雙交纏的手  兩枚相同樣式的鉆戒成為了這夜空下最美的色彩

    頭頂上是絢爛的燈光  將他們的身影拖曳于地  冷昊軒執起池曉晴的手  手指顫抖的將戒指推送到她的無名指中  眼眸里  不停閃爍著的  是比窗外星光還要璀璨的耀眼光芒  如同她手指上的鉆石  絢爛、美麗  攝人魂魄

    “謝謝你  ”謝謝你  在三年后的今天  還愿意敞開心扉接受我  謝謝你  在被我那么狠心的傷害后  還愿意給我一個贖罪的機會  謝謝你  沒有剝奪我繼續愛你的權力  頭微微垂下  火熱的唇緊貼在冰冷的鉆戒之上  一滴淚  無聲的從他的眼角滑落

    大門哐當一聲開啟  池曉晴正好端著一盤熱騰騰的蛋炒飯從廚房里走出  看著一身風塵仆仆的冷昊軒  眉頭緊皺:“回來了  ”

    “過兩天公司要放年假  所以工作堆積得有點多  回來晚了  ”冷昊軒熟練的卷起西裝的袖口  接過她手中的盤子  看了眼上面香氣十足的炒飯  不悅的瞇起眼來:“這種東西吃了沒有營養  我給你重新做一份  對了  這是送你的新年禮物  打開來看看  ”

网易彩票    他拿出一個紅色的桃心狀精致盒子遞給池曉晴  話里隱隱露出期待的意思  之所以會耽誤半個小時  實際上是因為他繞路去了市中心取這件禮物  這是他在一個月前就讓人定制的  天下間獨一無二的禮物  只希望能換得她展顏一笑

    “不給我戴上嗎  ”池曉晴打斷了他結結巴巴的解釋  從她回國  到現在已經大半年過去  從盛夏到寒冬  他的轉變  他的努力  池曉晴都是看在眼里的  初時  她還是個新晉公司的設計助理  現在她已經榮升為公司最火熱的時尚設計師  而他  也洗盡了一身不羈  安安分分的給她和小佑撐起一個家  昨天  小佑回來  還在念叨著  爸爸怎么還沒有下班

    不知不覺間  不論是她  還是兒子  都已經接受了他

    冷昊軒忽然間有種自己還在做夢的錯覺  伸出手狠狠掐了自己一把  隨即因疼痛冷嘶了一口氣  這是真的  他真的等到了  再一次為她戴上戒指的這一天  手中的圓盤咚地落在地上  飯粒滾落一地  飛濺在他的西裝褲腿上  但他卻恍若未覺  深深吸了口氣  平復下心底的澎湃與激動  滿臉正色  膝蓋猛地朝下彎去  單膝跪在地上

    過慣了奢華日子的蘇媛媛在蘇家落敗后  忍受不了一日比一日節儉的生活  她逼迫蘇家的幾個娘子軍  變賣了別墅以及不動產  在左挑右選后  嫁給了一個家世不小的男人  想要過豪門貴婦的生活  只可惜  她不知道  那個男人是個s,m愛好者  同樣也熱衷于**游戲  她以后的日子  足以見得有多豐富多彩

    不過這一切都與池曉晴毫不相干  她終于在一家剛剛開啟的設計公司找到了工作  雖然只是做設計師的助理  但對她來說  已經很不錯了  薪水不低  工作相對的也輕松  何樂而不為

    時光荏苒  轉瞬已經到了年末  新年的氣息將整個城市籠罩  冷昊軒處理完年前所有的工作  揉著酸疼的肩膀  窗外的天色已經徹底黯淡下去  時鐘指在八點的位置  他取下辦公室的衣架上整齊掛好的西裝  穿戴好  鎖門離開  安寧大廈除了負責守夜的保全  再無一人  他步伐匆忙  急著回去給池曉晴坐晚餐

    忐忑不安的端著圓盤  看著池曉晴將盒蓋打開  絢爛的水晶吊燈的燈光下  一枚精致的白金戒指攥刻復雜的圖紋樣式  正中央  鑲嵌著一顆頂級鉆石  光華流轉  池曉晴心頭一跳  取出戒指一看  內部  刻著一串數字  以及她和他名字的縮寫字母  用桃心串聯起來

    她沒有開口  只是目不轉睛的看著鉆戒  氣氛仿佛在瞬間變得壓抑而又凝重  冷昊軒不斷的吞咽著口水  心臟撲通撲通跳得飛快  一秒如一年般漫長  許久  久到他幾乎快要絕望時  才尷尬的開口:“你不要誤會  我說過在你沒有點頭之前  不會強行要求你復婚  這個戒指  只是我……”送你的新年禮物

    想到他久久不歸  池曉晴甚至沒有了繼續畫圖的心思  將畫紙放好  理了理牛仔褲邊緣的褶皺  皺著眉頭進了廚房  打開冰箱  隨意取出了兩個雞蛋  準備做蛋炒飯

    為了方便一家三口的生活  冷昊軒甚至辭退了家里的傭人  只雇傭了一個鐘點工  每天下午過來打掃衛生  冷宅的一切家務  他一手包辦  曾經  高高在上的冷氏總裁  花花大少  如今卻淪為了忠犬  一只只為了讓愛人回心轉意  只為了能夠復婚  用盡全力去努力的忠犬

    那個重情的傻瓜  要是知道自己對蘇逸宸趕盡殺絕  一定會更加恨他  所以  冷昊軒選擇了對這件事置若罔聞  只是在暗中  悄悄壟斷易家的業務  尤其是幾個大型的項目  都被他從中途劫走  氣得易家人恨不得登門問罪

    安寧在國內一家獨大  即使是易家也不敢輕易得罪  蘇老爺子高血壓復發后  又有中風的跡象  根據醫生所說  他的病只怕一輩子也難根治了  剩下的時光只能夠在病床上度過  曾經叱咤風云  和冷老爺子打天下的人  如今已是遲遲垂目

    冷宅內  燈火通明  冷佑在書房里做著幼稚園布置的簡單作業  池曉晴趴在大廳的沙發上  抱著一本畫冊做著一件有關首飾的設計圖稿  炭筆與紙張摩擦出沙沙的碎響  當設計完工后  她抬頭看了眼懸掛在墻壁上的復古擺鐘  已經八點三十分

    冷昊軒怎么還沒回來

    這段時間以來  她唯一的轉變  便是從最初  與冷昊軒同在一個屋檐下的生疏  到現在的熟悉甚至是適應

    自從池曉晴工作后  儼然有了茶飯不思的意思  恨不得二十四小時全身心投入到設計里  冷昊軒趁著這段時間為冷佑找了一家貴族幼稚園  并用安寧的名義將這家幼稚園收購  為的只是給兒子一個安心讀書的地方

    為了不讓池曉晴作息顛倒  餓出胃病  冷昊軒特地請了位料理專家  教他下廚  曾經他從不知  自己這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男人  也會有心甘情愿為一個女人洗菜做飯的一天  甚至還為了這件事感到幸福  尤其是在當他看見池曉晴一點一點將自己做的飯菜吃下時  這種甜蜜感尤為強烈

    一百八十八章:破鏡重圓只在執著第

    冷昊軒果然說話算話  這段時間  他只是每天與池曉晴吃早晚兩餐  就放任她去外面尋找工作  自己則回到公司處理收購蘇家后殘留下的一些瑣事  蘇老爺子不愧是老姜  眼看著蘇家的輝煌毀于一旦  為了東山再起  不惜讓易玲玲厚著臉皮求助易家  隱瞞住安寧的眼線  悄悄定了前往國外的機票  準備潛伏

网易彩票    冷昊軒沒有選擇趕盡殺絕  畢竟  他能夠打敗蘇逸宸一次  就可以打敗他第二次第三次  更何況  雖然池曉晴嘴上沒問  但他知道  她還是在意蘇逸宸的  或許是因為她小時候受到了蘇逸宸的照顧

閱讀婚前試愛:誤入豪門最新章節 請關注完美小說網(niuqilai8.com)



隨機推薦:朝秦暮楚奪舍之停不下來男朋友出軌之后為幸福而鼓掌[快穿]國王游戲[快穿]荒島女兒國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上海快3-Home 安徽快3-推荐 北京快3-欢迎您 广东快3-Home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湖南快3-网易彩票 河南快3-Welcome 广西快3-欢迎您 河北快3-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