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以一族之力,鎮壓一城!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也無法成功突破到一流絕巔武者之境。

    “嗯?”

    正在心中暗暗沉吟的楚江,忽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般。

    神色一頓,楚江的眉頭,微微得皺了起來。

    因為,

    在這時,楚江突然記起來,在剛才,他給魏晨琳療傷的時候。

    因為,他需要完全接觸到魏晨琳身上傷口的緣故。

    所以,在剛才療傷的時候,魏晨琳身上的全部衣物,都被楚江給解除了下來。

    可是,

    楚江并沒有在魏晨琳的衣物當中,發現有什么千年藥草之類的修煉資源,或者是那四百萬兩的銀票呀。

    這,是怎么回事?

    “看你現在的這個樣子,好像你們這第二手的準備,進展的也并不是很順利吧?”

    在想到此處之后,楚江抬眼瞥了一眼身前沉默的魏晨琳。

    開口輕聲的說道。

    而聽到了荒天帝石昊的這聲詢問后,魏晨琳的神色,忍不住微微楞了一下,她沒有開口說話。

    然后,

    魏晨琳輕輕咬著嘴唇,有些匆忙慌亂的低下了頭。

    “啪!”

    楚江的眉頭,不禁一皺。

    因為,

    他清晰的看到,有一層朦朧的水霧,迅速的在魏晨琳的眼中,浮現了出來。

    然后。

    這層薄薄的水霧,凝聚成滴,從魏晨琳的眼角處滴出。

    接著,

    這滴晶瑩的淚珠,就順著魏晨琳白皙的臉頰,砸落在木質的地板上,發出了幾聲極為清脆的聲響。

    “怎么回事?”

    魏晨琳此刻的這個反應,落在楚江的眼瞳當中,讓得他的心頭,隱隱浮現出了一抹不太好的預感。

    畢竟。

    若只是簡單的進展不順利那么簡單的話,性格從小到大都堅強的魏晨琳,絕對不至于會落淚。

    在以前的那個楚江記憶當中,魏晨琳可不是一個輕易落淚的女子。

    所以,

    看來這件事情,好像另有隱情。

    在楚江問話之后,又過了片刻,魏晨琳深深的吸了幾口涼氣。

    然后,她好像渾不在意的輕聲說道:

    “也沒怎么回事,不過就是這一筆銀子,被府城里面的某個貪婪的大家族,給強吞下去了而已。”

    雖然,魏晨琳的語氣,極為努力的裝作出毫不在意的樣子。

    但是,

    魏晨琳那微微泛紅的眼眶,還有眼角處的晶瑩,卻是表露出,她對于這件事并不像她說的那般毫不在意。

    “被強吞下去了?”

    聽到魏晨琳的這個回答,楚江臉上的神色,都是微微一怔,連眉尖也輕輕挑了起來。

    顯然,

    對于會發生這種狀況,即便是楚江,也都有些始料未及。

    略微回過神來之后,楚江深深的看了一眼這個故作輕松的魏晨琳。

    怪不得在剛才那個一向堅強的魏晨琳,竟然會落下眼淚。

    要知道。

    楚江可是十分清晰的記得,在藏龍城的秋月樓,在魏晨琳,即將死在那具詭異焦尸手中的時候。

    就算是面對生死之間的大恐怖,魏晨琳都沒有落淚。

    不過,

    楚江也可以理解魏晨琳現在的情緒。

    畢竟,

    要知道,那四百萬兩白銀,可是藏龍城的衙門,所能拿出來的全部銀兩。

    這筆銀兩,縱然是放在府城當中,也算是一筆很龐大的數字。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

    這也是藏龍城的衙門,應對不斷發生在藏龍城里面的那些變故,所能想到的唯一有效的辦法。

    如今,

    這四百萬兩白銀。被府城內的某個家族給強吞下了。

    這也就意味著,藏龍城衙門,最為看重的第二手準備,徹底的失敗!

    “嗯,在府城里面有一個家族,曾經和咱們藏龍城的衙門,有過一些來往,和一些生意上的交易。”

    “之前,藏龍城的衙門,如果要在府城里面,采購一些東西的話,都是通過這個家族,來進行的。”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這以次購買千年藥草之類的修煉資源,我也就直接去找了那個家族。”

    “原本以為有著往日的那些交情在,這一次和那個家族之間的交易,也就不會有什么意外發生。”

    “可誰能料到那個家族,竟然在拿到了銀兩之后,直接就翻臉不認人了。”

    “不過,這也怨不得別人,只能怪我的實力,太弱了。”

    說到這里,魏晨琳的話音一頓。

    在她嘴角處的那一抹自嘲,似乎也變得更加的苦澀了。

    想到這四百萬兩白銀被強吞之后。

    沒辦法購買修煉資源,來提升藏龍城衙門的實力,到時候,面對種種變故之際,衙門的被動情形。

    就猶如一根根鋒利無比的利刺,狠狠的扎在了魏晨琳的心臟上一般。

    讓得她的呼吸,都變得微微有些急促。

    而那緊握的手掌,

    因為大力,而導致略微有些尖銳的指甲,深深的刺進了魏晨琳的掌心之中。

    給魏晨琳帶來了一陣陣鉆心的疼痛。

    其實。

    魏晨琳可以不去在意那天她所受到的羞辱,哪怕被那諸多人指著鼻子辱罵,她都可以不去計較。

    但是,

    魏晨琳無法原諒自己損失的那四百萬兩白銀。

    這簡直就是在斷絕藏龍城內數百萬人活命的希望!

    “那接下來,你準備怎么辦?”

    楚江淡淡的目光,掃了一眼陷入沉默當中的魏晨琳。

    輕聲說道。

    其實,對于這件事情,楚江哪怕是有些同情,但是,他并不打算出手相助。

    畢竟。

    這件事情對他來說,也沒有什么好處可言。

    有這個時間,楚江感覺,自己還是多尋找一下詭秘怪異比較好。

    這個世間,危機四伏,鬼怪橫行,妖魔叢生,自己必須要抓緊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來快速的成長。

    像這些恩恩怨怨之類的事情,實在是不值得他去浪費時間。

    而且。

    在前兩天的時候,楚江還曾出手,滅掉了羅家滿門上下一百多口人的事情,徹底的震撼了整個府城。

    此刻。

    楚江感覺,他若是再出手的話,萬一引起了府城衙門的注意,那么,對他來說,就多少有一些麻煩了。

    現如今,楚江還是需要低調謹慎一些比較好。

    萬事穩健!

    “還能怎么辦?那個家族的實力,可謂是強大至極,高手眾多。”

    “別說是我了,縱然是藏龍城的衙門,集合了藏龍城里面所有的家族,都無法與這個家族相媲美。”

    “所以,這件事情,也只能草草了之,不再追究。”

    “至于那四百萬兩白銀,就當喂狗了。”

    許久之后,有些干澀的咽了口唾沫。

    魏晨琳喟然長嘆了一聲。

    在她那纖細修長的身影之上,平添上了一抹蕭條落寞之意。

    面對那般強大的家族,她明白,即便是自己再不甘心,也沒有絲毫的用處。

    如今,

    自己也只能認命了。

    縱然是她父親,藏龍城城主魏峰,在得知這件事情以后,也會做出和她一樣的選擇,不敢去追究這件事情。

    這就是實力所帶來的強大威懾力!

    這個世界,實力為尊!

    你如果沒有強大實力的話,哪怕被人當眾羞辱,肆意嘲諷,遭遇諸般不公平的待遇,甚至是被人強吞這么一大筆的銀兩。

    你都沒有辦法報復回去。

    最終,

    也就只能猶如一條敗家之犬一般,狼狽離去!

    接下來,似是想到了什么,魏晨琳伸出右手,有些頭疼的揉了揉額頭。

    低聲嘆息說道:

    “不過,再過幾天之后,藏龍城里面諸多家族的日子,可就有些難過了。”

    “那個家族的家主,曾親口對我說,要在幾天之后,他就會帶著家族里面的眾多武者,親自去一趟藏龍城。”

    “然后,以他們一族之力,鎮壓整個藏龍城。”

    “從此以后,讓藏龍城內的所有家族,每年都要給他們家族,供奉大筆的銀兩,要不然,一律殺無赦。”

    “所以,像楚家那樣的大家族,這次估計要大出血了。”

    之前還有一些漫不經心的楚江,在聽到了魏晨琳的這番話之后,他的目光,不禁是微微一凝。

    “嗯?聽你這么說,這個家族有點意思。”

    楚江的臉色,也在此刻,變得玩味起來。

    以一族之力,鎮壓藏龍城?

    要讓藏龍城內所有的家族,每年都供奉大筆銀兩?

    要不然,一律殺無赦?

    楚家是藏龍城內的頂尖家族,自然也被包括在內了。

    而且,楚家在藏龍城里面一向有巨富之名,想必到了那個時候,這個府城的家族,一定會狠狠的壓榨楚家這些年累積的財富......

    “你說的那個家族,是府城里面的哪個家族?很厲害嗎?”

    沉吟了一下之后,楚江開口輕聲問道。

    在他看來,魏晨琳所說的這個家族,絕對不是府城內那十幾個頂尖家族。

    畢竟,

    按照府城的慣例,這些有宗師武者坐鎮的頂尖家族,都會壟斷府城內的某個行業。

    要知道,

    府城要比藏龍城大無數倍,在財富積累上,身為蒼寧府中心的府城,更是要比偏僻的藏龍城。

    強上數百倍都不止。

    頂尖家族壟斷府城某一個行業,所能產生的龐大財富,絕對比整個藏龍城的所有財富加起來,還要多上許多倍。

    因此。

    府城內的這些頂尖家族,根本就看不上藏龍城那些家族,每年要供奉的銀兩。

    基于此,所以,楚江判斷魏晨琳所說的那個家族,肯定不是頂尖家族。

    只怕是府城內,某個有一流絕巔之境武者坐鎮的大家族而已。

    “是方家!”

    聽到楚江的問話,魏晨琳在沉默了一下之后,緩緩開口說道。

    這簡簡單單的三個字。

    被她一字一頓,咬牙切齒的說了出來。

    如果,

    她魏晨琳的實力,足夠強大的話,她絕對會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從這個方家的身上,咬下一塊肉來。

    可惜的是。

    魏晨琳并不具備這份強大的實力,因此,縱然是再大的屈辱,再大的不甘心,她也只能咬著牙,全都給咽到肚子里去。

    “方家?”

    聽到魏晨琳說出的這個家族,楚江的眉尖,微微一挑。

    其實,他剛來府城,也沒有多長的時間,對于府城里面的諸多家族,楚江還不是很了解。

    而且。

    府城當中的家族,數量多如繁星,楚江也懶得去記這些。

    當然,更為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楚江,他從未將這些什么家族,放在眼里。

    。。。。。。。。

网易彩票    Ps:感謝楓林絕殤打賞100起點幣!

    而在藏龍城當中,除了趙飛羽自創的《霹靂掌法》,那一層內功心法之外,其他的所有武學,都只是外鍛功法。

    內功心法的這個問題不解決,一個武者若是只修煉外鍛功法的話,哪怕是消耗再多的千年藥草之類的珍貴修煉資源。

    一般的武者,根本就沒有實力,去處理這樣的兇殺案。

    只能無謂的送死而已!

    也唯有那些踏足了一流絕巔之境的武者,才能用充沛的內力,對詭秘怪異,造成一定的傷害。

    畢竟,

    一個武者能否成功突破到一流絕巔之境,最為根本的一個因素,并非是大量的修煉資源,而是需要修煉一門內功心法。

    唯有修煉內功心法,才能踏足一流絕巔武者之境,這是武道的常識。

    對于藏龍城的衙門,竟然有如此大的魄力,做出這個決定,在楚江的心中,還是極為贊賞的。

    畢竟。

网易彩票    在楚江看來,藏龍城城主魏峰的這第二手的準備,無疑要比第一手準備向府城的衙門求援,要靠譜太多了。

    很顯然,

    藏龍城想要造就出一個踏足了一流絕巔之境的武者,這絕對不是用幾株千年藥草,就能夠辦到的。

    畢竟。

    造成藏龍城內這些兇殺案的幕后真兇,絕大多數都是詭秘怪異。

    至于,

    藏龍城內的其他的那些家族,縱然是將家產,給變賣的干干凈凈,也絕對湊不齊這么大的一筆銀兩。

    這也是藏龍城的衙門,面對現在這般危機艱難的形勢,所能做出來的唯一一個正確的事情了。

    除此之外,任何的做法,都沒有什么作用。

    而且,即便是藏龍城衙門這么去做,恐怕,到了最后,效果也并不會很大。

    不!

    或許,購買像千年藥草之類的修煉資源。

    以楚江對藏龍城的了解,在藏龍城諸多勢力家族當中,能拿的出四百萬兩這一大筆銀兩的,也只有藏龍城的衙門了。

    無論是號稱巨富的楚家,還是有著藏龍城第一大家族之稱的秦無雙所在的那個林家,想要拿出這么多銀兩的話。

    就需要將家產,給變賣很大的一部分,才能勉強湊夠四百萬兩白銀。

閱讀我真沒想無限融合最新章節 請關注完美小說網(niuqilai8.com)



隨機推薦:豪婿韓三千蘇迎夏超級土豪林云從今天開始當城主我能復制天賦紅樓夢之綺夢仙緣神級龍衛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上海快3-Home 安徽快3-推荐 北京快3-欢迎您 广东快3-Home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湖南快3-网易彩票 河南快3-Welcome 广西快3-欢迎您 河北快3-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