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進入白城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驚訝之下,葉知寒緩緩撤了自己的內力,而慕容逸軒也并沒有糾纏不休,畢竟他聽到了蕭成汐叫他葉公子,想必這就是葉知寒了!

    見到兩個人收了內功,蕭成汐緊張的走近慕容逸軒,觀察著他的臉色,確認沒事之后,才算是出一口氣,轉身對葉知寒說道:“葉公子,不要誤會,這是……,七殿下。”蕭成汐自己都覺得,介紹慕容逸軒,有些尷尬。

    葉知寒冷著一張臉,似乎根本不把慕容逸軒放在眼里,而是狠狠的盯著蕭成汐:“你可還記得自己是連城公主?!”

    被葉知寒這么一說,蕭成汐突然之間有些無所適從,竟不知如何回答,眼下,葉知秋正在跟青宵的送嫁將軍交接城池,而自己卻在這里跟慕容逸軒嬉鬧,這個葉知寒看在眼中,生氣是自然的,是以,蕭成汐沉默了。

    可是慕容逸軒卻不干了,連他都不忍心這樣讓蕭成汐無言以對,更何況是這個葉知寒!

    “不管你是誰,你讓我的成汐如此,你要付出代價!”慕容逸軒伸手將蕭成汐摟在懷中,輕輕拍著她的后背,安慰著。

    葉知寒一看如此的慕容逸軒,更加火冒三丈:“我不管你是誰,七皇子又怎么樣,反正,她現在是連城公主,過不了多久,就是我皇兄的聯姻公主,我想七殿下應該最明白,這個聯姻公主是什么意思,說白了,現在公主是我皇兄的未婚妻,你們如此,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

    對于葉知寒的話,蕭成汐覺得理虧,可是慕容逸軒卻不管:“葉知寒,一句話放在這里,蕭成汐,只能是我的,別人休想染指,不管誰答應了你們,但是我沒有!只要葉知秋一天沒有跟她有完婚,我跟他在蕭成汐面前,就是一樣的,就看成汐公主愿意跟著誰了!”冷森森的語氣,讓這環境的溫度都跟著下降了不少。

    蕭成汐連忙拉了拉慕容逸軒,葉知寒的功夫,蕭成汐深有感觸,是那種深不可測的,若不是葉知秋能夠壓得住,自己一定會死的有滋有味,所以拼命將慕容逸軒拉到身后,開口說道:“我會跟你們解釋清楚的,我想你是不是有些話,先去問問葉知秋?”

    “住口!”葉知寒聽了這些話,更是怒火中燒,“蕭成汐,你不覺得你說這樣的話,是不知羞恥么!我皇兄的心思難道你不明白,他就算頂著天大的事情,也不會讓你有絲毫的閃失,可是你有沒有半點為他想過!”

    慕容逸軒已經忍無可忍,身子一晃便欺身到了葉知寒的面前,葉知寒卻冷冷一笑:“別以為你的九心訣此刻就天下無敵,你擁有這般力量,不過是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我還真不怕你這將死之人!”

    葉知寒的每一句話,都敲打著蕭成汐的心,不管是關于葉知秋的,還是關于慕容逸軒的!但是不同的是,慕容逸軒的內功是傷害身體的,這個她早就了解,而葉知秋有什么麻煩,她真的絲毫不知!

    蕭成汐不顧一切的大聲叫到:“你們都住手!”因為她終于意識到了事情的眼中,而且,葉知秋卻絕不會告訴她!

    不同尋常的叫聲,惹得兩個人頓時扭頭看向了蕭成汐,蕭成汐看著葉知寒:“葉公子,請你告訴我,葉知秋如果在交換完城池,又放我離開,他會有怎么樣的麻煩?”

    葉知寒搖了搖頭,深深吸了口氣,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他暫時壓下心中的怒火!

    沉默片刻,才開口:“我就知道,我這大哥根本不會告訴你,他是怕你擔心,但是我覺得,你蕭成汐應該知道,我大哥是用怎么樣的方式護著你的!”

    聽了葉知寒的話,就連原本火氣十足的慕容逸軒也停下了手,站在蕭成汐的身邊,看著葉知寒。

    本以為葉知寒會憤怒的指責蕭成汐,可是卻十分意外,葉知寒卻先嘆了一聲,如葉知寒這樣的人,出現這樣的表情,是很讓人不可理解的,蕭成汐就那么靜靜的等著,不多問一個字。

    “我跟我大哥都是出生在蒼穆皇宮的,我跟我大哥相差五歲,我們的母后,就是因為生我而死于非命的,而我們卻在我們的母后剛剛去世的時候,就被我母妃的故友帶走了,就是現在江湖上人人知曉的極地老人,我們在北極宮長大,說是北極宮,不過是雪山間的一座廟宇,那里沒有多余的人,我們需要自己照顧自己,而我哥哥,從五歲開始,就照顧我,吃盡了人間難以想象的苦頭,再后來,極地老人傳授我們功夫與醫術。”一說起從前,葉知寒說不上是什么表情,有些悲苦,也有些留戀,更有些幸福。

    蕭成汐想不到,堂堂的蒼穆皇子,小時候竟然是這樣過來的!

    “我的父皇對外一直說我們兄弟在四處游歷,那是因為我大哥根本不想回到皇宮去,我的父皇四處尋找我們的蹤跡,也找到過幾次,卻還是被我們成功逃脫了。”葉知寒說到這里,有些煩亂的表情,似乎對于這個父皇,有點親情也沒有。<

    “葉公子住手!”蕭成汐連忙想要走上前來,可是兩個男人卻同時出口,“別過來!”

    葉知寒冷冷的看了一眼對面的男子,這才看清了這個身著侍衛衣服的人,竟然是青宵七皇子慕容逸軒!

    蕭成汐郁悶的看著慕容逸軒:“如果你不躲開,我跟葉知秋回蒼穆,做他的聯姻公主!”

    “你……”慕容逸軒的話還沒說出來,只聽見身后一道風聲,十分異常!

网易彩票    慕容逸軒再也不敢松懈,一只手抱起蕭成汐便飛身而起,朝著一旁躲閃而去!

    這才回頭,但是剛剛回頭,只見一道身影也跟著飛掠過來,雙掌間內力凌厲,直奔著他推過來,慕容逸軒只把蕭成汐往旁邊一推,便舉起雙掌對上了來人的雙掌!

    四掌相對,卻并沒有碰在一處,但是從兩個人掌心肉眼可見的飛出的氣流,強大的讓人不敢靠近!

网易彩票    蕭成汐抬頭看過去,偷襲慕容逸軒的人不是別人,而是葉知寒,葉知秋的弟弟!

    雖說這不過是個交接,但是其中的繁瑣程序,讓人想都不愿意去想。

    而蕭成汐,也將從這里開始,獨自隨著葉知秋去往蒼穆皇宮完婚。

网易彩票    自從入住到白城行宮,葉知秋整日的繁忙,都見不到一面,蕭成汐這才意識到,之前,葉知秋動不動就到自己這里來看看,是耽誤了他多少時間!

    還不等慕容逸軒回頭,身后一道清冷的聲音:“果真不是什么侍衛,伸手不一般嘛!”

    隨著這聲音,一道更加凌厲的掌風朝著慕容逸軒逼近,慕容逸軒暗罵一聲,再一次施展輕功,抱著蕭成汐直接飛過了這小小的平靜池塘,輕輕落在了對岸!

    蕭成汐簡直領略了慕容逸軒人后的這種超級無賴的臉皮厚度:“這里可是蒼穆,你還是規矩點!”

    “什么!”慕容逸軒不滿的叫到,“你居然讓我規矩點?你不會真的要跟他大婚去吧!”

    又走了一天,便來到了蒼穆的邊境,白城。

    進入了白城,兩隊人馬,不管是青霄送嫁的,還是蒼慕迎娶的,無形中都有了一種莫名的緊張氣氛,因為蕭成汐的聘禮,也就是這三座城池,將會在這里全權交給青宵的送嫁大將軍,現在,夏蒙已經急急回去了,目前做交接的,便是這位禮部尚書。

    但是他們還是謹慎的,慕容逸軒一直以侍衛的身份自居,但是稍微仔細看,就能看到,這個侍衛簡直是膽大妄為!

    “你離我遠點,我快掉下去了!”蕭成汐對著身邊的慕容逸軒怒目而視,“要是掉進池塘里,動靜可就大了,有你麻煩的!”

    慕容逸軒依舊不躲開:“我是什么身手,難道你還不知道,我會讓你掉下去么!再說了,就算是掉下去,又有何妨,我親自給你換衣服!”

    如今,葉知秋可能也只是每天露個臉,因為有慕容逸軒,他便不用擔心她的心情了。

    整整一日,葉知秋十分繁忙,根本顧不上蕭成汐與慕容逸軒,而這,也正好中了慕容逸軒的下懷,看著忙碌的葉知秋,慕容逸軒心里十分舒爽,竟然有些反客為主的意思,大搖大擺的帶著蕭成汐在這幽靜的行宮后花園里游玩。

    慕容逸軒默默點了點頭,便不再詢問,因為中間的線索已經斷了,況且這件事,他早已經了然于心,便說道:“那就這樣吧,龍姑娘若有難處,盡管說話,能幫上忙的,我一定義不容辭!”

    龍依兒笑了笑:“我可不想麻煩你們,要是麻煩你們,就一定是大麻煩了,我這個人怕有人找麻煩,我樓中的女子,可都是苦命人。”說完嫣然一笑,有一股英姿颯爽的味道。

    處理了這件事,慕容逸軒才與蕭成汐回到了葉知秋的行宮,再次啟程,慕容逸軒也悄悄的跟在隊伍中,并沒有被任何人發現。

閱讀鳳圖江山最新章節 請關注完美小說網(niuqilai8.com)



隨機推薦:朝秦暮楚奪舍之停不下來男朋友出軌之后為幸福而鼓掌[快穿]國王游戲[快穿]荒島女兒國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上海快3-Home 安徽快3-推荐 北京快3-欢迎您 广东快3-Home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湖南快3-网易彩票 河南快3-Welcome 广西快3-欢迎您 河北快3-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