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大結局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長安的景色依舊。

    除了城池更破敗了一些,居民更密集了一些,其他的,沒有什么大的改變。

    但衛長風卻變了。

    離開長安時,他是一個普通士卒,無人理睬,無人知曉。

    返回長安時,他是一個大將軍,而且是犯了謀反大罪的大將軍,所以當他的囚車進入長安城時,街道兩邊早已人山人海。

    如果衛長風現在騎在高頭大馬上,這些人就是來看大將軍得勝回京的,如果衛長風被裝在囚車里回京,這些人就是來看賣了賊陰謀敗露罪有應得的。反正,他們有的是時間,也有的是熱情,既然有熱鬧,當然不妨來看。

    衛長風坐在囚車里,看著前面。

    他能感覺到無數道目光在他的臉上和身上掃著,而他,只能淡然。

    “叛徒!”邊上,一個人輕聲叫道。

    這一聲雖輕,卻引發了共鳴。

    “漢奸!”一個聲音大聲叫道。

    “賣國賊!”好幾個聲音叫著。

    “殺了他!”“該當把他千刀萬剮!”“殺他全家!”

    四下里一片狂叫。

    衛長風痛苦的閉了一下眼。

    怎么,你們就這么定了我的罪了?你們不問問我是怎樣賣國的嗎?不問問我為什么要賣國嗎?

    他突然發現,其實自己真的很可笑。

    他為這些人能安然的站在這里大罵“漢奸賣國賊”而出生入死,但最后,他卻被這些人直接定為了漢奸賣國賊。

    “衛將軍!”一個聲音突然叫著,一個女子排開眾人,直撲了上來。

    “格爾麗!”衛長風失聲叫了起來。

    格爾麗的臉上滿是淚水,她突然抬起頭,對著四周的**叫道:“他不是叛徒!你們怎么這么愚蠢?”

    人群靜了一下,隨即更大的噪聲響起:“這個叛徒居然還有同黨!”“殺了她!”

    格爾麗還想再說,卻早有士卒過來,將格爾麗拉到了一邊。

    衛長風轉過頭想再看格爾麗,才一轉頭,啪的一聲,一個菜根正打在他的額頭上。

    這一下引發了百姓的熱情,一時間爛菜葉,臭雞蛋紛紛擲出,中間還夾雜著石頭,衛長風被一塊石頭打在左頰上,立時鮮血長流。

    他沒有在意這些。就算在意,他也動不了。他努力轉頭往后看去。

    他要看看一童浩然怎么樣了。要知道其他將領也都是坐著囚車回來的,他真害怕童浩然也會被打的和自己一樣。

    他的身后沒有別的囚車。

    衛長風輕出了一口氣。

    看來張侍郎也是經驗老道,知道這樣進城肯定要有麻煩,所以將其他將領的囚車安排到別的路線去了。既然有衛長風吸引百姓的注意力,其他囚車自然也就會被忽視,那些將領應當不會受到百姓們的圍攻。

    又是一個土塊擊在衛長風的額頭,打的衛長風眼前金星亂冒。

    衛長風身后,張侍郎低聲向衛士吩咐了幾句,數名衛士大聲吆喝著沖到囚車左右,連連呵斥亂扔東西的百姓。

    眾百姓見這個大漢奸居然被保護起來,只得一邊低聲罵著“官官相護”一邊放下手中的石頭土塊。

    囚車轉了個彎,向監牢方向而去。

    衛長風側著頭,努力看向另一個方向。

    那是他家的方向。

    他不知道母親是否知道自己回來了,是否知道自己是這樣回來的,他只能祈禱母親不知道,否則,母親要承受多大的打擊?

    鐐銬叮當,衛長風,平定匈奴的英雄,大漢大將軍,進了天字號牢房,關在第四間。

    衛長風慢慢坐下,打量著四周。

    雖然外面陽光明媚,但牢內卻沒有一扇窗戶,終年不見天日,只能借著牢房外面的油燈的光看東西。牢房由整根的粗木制成,牢內沒有床,只有一席稻草、一個馬桶,整個牢房散發著發霉的味道。

    他嘆了口氣。

    這就是他的待遇?好吧,誰讓他得罪了朱尚書呢?誰讓他的先祖是衛青呢?

    衛長風慢慢合上眼。

    這一天,他能做的只是一件事:發呆。

    第二天,他繼續發呆。

    第三天,還是發呆。

    第四天,第五天。。。。。。

    究竟過了多少天,衛長風自己也忘記了。這一天,他正在繼續發呆,外面突然傳來腳步聲,只見一派火光晃動,幾個獄卒當先舉著火把,引著一個人走了過來。

    離的近了,衛長風看出了這個人的面目。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朱令!

    衛長風冷笑了一聲,輕輕閉上雙眼。

    他沒必要和朱尚書說什么,如果喊冤,就直接向皇帝陛下喊好了,至于朱尚書,你喊冤他只能看樂子。

    朱令見獄卒打開牢門仍沒有讓衛長風睜睛,只得重重的咳嗽了一聲。

    衛長風打了個呵欠,轉身,躺下。

    朱令卻輕笑了一聲,說道:“衛將軍,恭喜恭喜,圣上明察秋毫,得知衛將軍全無反心,反而是國之棟梁,所以特別派本官來請衛將軍出獄。”

    衛長風冷笑一聲,卻沒有回答,也沒有動。

    朱令卻知道衛長風為什么沒有動,繼續說道:“其他將領都只是關押了一兩日就放了,衛將軍放心。”

    衛長風這才起身,冷冷的道:“既然如此,我這可出去了,朱尚書,你可不會再說我是越獄潛逃了吧?”

    朱令的臉上居然不紅不白,笑瞇瞇的答道:“當然不會,衛將軍是圣上特批的出獄,哪有可能是越獄?只是衛將軍,你只怕不能這樣走。”

    衛長風又坐回了床上。

    既然還有花樣,那他就看著,看朱令還能弄出多少花樣來。

    朱令從懷里取了一份公文出來,說道:“西域多國反叛,叛軍連勝,已經直抵玉門關外,我軍難抵,圣上特召,加封衛將軍為護國將軍,令衛將軍立刻前往玉門,接手平叛事宜。”

    衛長風大怒,冷冷的說道:“朱尚書,我這戴罪之身還沒來得及出獄,便要奔往西域戰場上了?難不成我出了牢門就上馬,然后一路趕往西域?”

    朱令居然點了點頭,答道:“正是如此。圣上說了,此前對衛將軍錯怪了,還請衛將軍多多見諒,軍情急如星火,請衛將軍出了牢門立刻前往西域,片刻也不要停留。”

    衛長風真是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

    他回了長安,連家門都沒有看到過,一直在死牢中呆著,這才要放了自己,卻要自己立刻奔往西域,這算什么“圣”斷?

    他坐在那里,一言不發。

    朱令見衛長風不出聲,卻退了兩步,向門外招了一下手。

    門外,一個老者慢慢走了進來。這老者行動很是遲緩,看起來身體只怕極差了。

    朱令笑道:“衛將軍,這位是前兵部尚書童云童大人,你和童大人好好說一說吧。”說著將公文遞給童云,自己退出了房門,而且還很細心的關好了門。

    衛長風站了起來。

    他是第一回見到童云,眼見童云幾乎是行將就木的模樣,心中難過,急忙行禮道:“參見童大人。”

    童云卻笑了笑,答道:“怎么,只參見童大人,不參見岳父大人?”

    衛長風心中大喜,看來童云是答應自己與童浩然的事情了,他急忙重新施禮,說道:“小婿參見岳父大人。”

    童云點了點頭,說道:“浩然這孩子一向的嬌縱慣了,衛將軍,今后還少不得你多擔待她。”

    衛長風急忙答道:“這個不敢當,童童實在是女中豪杰,小婿能得此賢妻,實在是莫大的福氣。”

    童云笑了一下,重復道:“童童,哈哈,這稱呼好。”

    衛長風這才意識到自己順口叫了童浩然的昵稱,不由有些臉紅。

    童云卻沒有再重復,而是說道:“浩然數日前已經帶著格爾麗一起趕往西域,衛將軍,依我之意,你還是盡快去吧,那里的守軍苦力支撐,實在是撐不得多久了。”

    衛長風猶豫了一下。

    他搞不懂,為什么童云會親自來勸,不由往牢門看了一眼。

    童云卻知道衛長風那一眼的含意,笑道:“那個朱令,我恨不得殺了他。只是,衛將軍,咱們為官,是為了上報君恩,下救百姓,還是為了他朱令?你如不去,朱令固然為難,但無數的百姓士卒可要受難了。何況,”他壓低了聲音,“你可知方將軍正在玉門苦戰?”

    衛長風的心中一懔。

    原來方將軍在平叛之后,又被調往西域作戰,現在急需幫助!

    衛長風長嘆了一聲,終于問道:“我的馬在哪里?”

    童云高興的笑了,他一挑大拇指:“賢婿,你是真正的英雄!”

    衛長風笑了笑,慢慢答道:“岳丈,真正的英雄,或者已經戰死,或者,正在苦戰。”

    他說著,不由想起他當伍長時那些士兵所跳的戰魂舞來,他的耳邊,仿佛又響起那啪啪的整齊擊刀聲。

    “魂兮~~~~歸來!”那悲愴的聲音又在他的腦海中回響起來。

    他抬起眼,看向牢門。他的目光好象穿過了牢門,穿過了長安的大街小巷,直看到了玉門,他好象看到,方鎮海正在漢軍陣中指揮作戰,士卒們正在拼死搏殺。。。。。

    “岳丈”,衛長風說道,“請恕

    衛長風終于回到了長安。

    坐著囚車,他回來了。

    所以他不但對眾將沒有為難,而且對衛長風還特別的優待。這不僅是怕衛長風的手下報復,而且,多年的官場經驗告訴他,就算是死刑犯,只要那刀還沒砍下頭來,就有翻盤的可能,何況象衛長風這等威名赫赫的將領。

    漢將一路返回,景色漸漸變化起來。那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不見了,河流、山川、樹木、城池,那些熟悉的景色一點點出現。

网易彩票    然而,漢軍將士并沒有歡呼雀躍。

    他們又是如何謀反的?更沒人知道。無數次出生入死,無數次死里逃生,無數次,他們的刀劍連弩將匈奴人擊倒在地,結果,他們居然謀反了。

    真不知道這該讓人笑還是該讓人哭。

网易彩票    大軍回到中原,被拆成了幾個部分,分散在幾處被看管起來,一個個的加以審問,而一眾將領,則被押往長安。

    上一回,他想抓方鎮海,結果全體將領要造反,朱令鎮壓不住,只得讓步,這個教訓極為深刻,所以這一回朱令可說做了充分的準備。

    首先,他將方鎮海和衛長風調的一個天南一個地北,讓二人不能相互支援。其次,派出兵部侍郎來執行任務,萬一失敗,他自己也沒有性命之憂。第三,令張侍郎帶領十萬大軍前來,這是一個一舉兩得之計,既搶了功,又有足夠的部隊來鎮壓叛亂。第四,就是讓張侍郎先解除了衛長風所部各級將領的兵權,控制了部隊,然后以請客之名將所有高級將領聚集到一起,來個一網打盡。

网易彩票    結果,衛長風等人只能束手就擒。

    將領們被裝在囚車里,士卒們空著手被監視著。他們這些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人,這些為了血戰,終于趕走匈奴平定北方邊疆的人,卻成了罪人,成了隨時可能被以謀反大罪殺頭,甚至可能連帶著誅九族的人,他們什么時候犯下了此等大罪的?

    沒人能說得出。也許是他們在與匈奴血戰后,夜晚疲倦的入睡后,在夢里犯下的?

    只是,他一直十分小心的避免眾將相互接觸,不但行走時將囚車間距離拉的遠遠的,而且下寨時也是一輸囚車一個帳篷,嚴格禁止眾將交談。因為他心里明白,一旦讓這些人相互能夠勾通,保不齊什么時候這些人一聲令下,整個漢軍就得開始內戰。

    但他也不敢為難眾將。他知道朱令其實就是想報復衛長風,要想把所有將領都殺掉,皇帝也不能讓啊,所以他要敢難為哪一位,只怕這些人一放出來,就得算計自己的腦袋,這些人可是刀頭打滾的出身,他一個兵部侍郎,真是哪一個都惹不起。

    在隊伍的最前面,多了數十輛囚車。不但衛長風被關入了囚車,而且各將領也都被關了起來,自衛長風以下,一直關到了參將。

    不得不說,這一回朱令的陰謀還是玩兒的不錯的。

    最終,眾將只能主動的“見諒”了。

    不見諒又怎么辦?

    好在,這一路上張侍郎倒也沒難為眾將,每走一段就布置了人員準備好,然后輪流放眾將出來活動活動,雖然不能說頓頓好酒好菜,但對眾將倒也是飲食不缺,有什么要求,只要能滿足的,也是盡量滿足------除了放了眾將以外。

    張侍郎倒也爽快,衛長風等人一抓,他就明白告訴眾人:抓固然是抓了所有人,但其實真正要抓的,也就是衛長風一個,只是眾將與衛長風交好,衛長風又是統帥,為防萬一,只能先將所有人都抓起來。但回了長安,審查明白,沒事的人自然會統統放掉。至于衛長風為何被指為謀反,張侍郎卻是一無所知,只知道朱尚書親自布置,讓他以此名義抓了衛長風。

    眾將自是罵聲不斷,但罵也沒用,張侍郎說的明明白白:“各位將軍,我要是不抓各位,或者放了各位中的任何一個,我和我全家的腦袋就得掉,所以各位罵是盡管罵,但我實在沒辦法,人在朝庭,身不由已,還請各位見諒。”

    張侍郎笑了一下,面容突變,喝道:“來人,將衛長風等一干叛賊拿下!”

    次日,漢軍再次啟程南歸。但這一回,行軍的隊形上卻是不同的。

网易彩票    原來衛長風所帶的部隊幾乎沒人有武器,都集中在中路,左右兩邊則是張侍郎帶來的部隊相伴。不過,與其說是伴隨行軍,不如說是監視更恰當一些。

閱讀戰魂之舞最新章節 請關注完美小說網(niuqilai8.com)



隨機推薦:抗戰之超級抽獎系統抗戰之紅警無敵抗戰紅警之鐵血少帥大將惡霸特種兵之戰爭狂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上海快3-Home 安徽快3-推荐 北京快3-欢迎您 广东快3-Home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湖南快3-网易彩票 河南快3-Welcome 广西快3-欢迎您 河北快3-推荐